[自由時報投稿]從未看過那樣的風景

《小小說》從未看過那樣的風景

◎陳志勤

我一直很納悶媽媽說的故事,但媽媽卻又說那面風景不是海市蜃樓,是真實的存在,我真希望有一天能親眼見到。

打從我睜開眼睛有記憶以來,父母就在我的身旁,教我練習咬竹子、翻滾、撒嬌,我不懂的是,明明這些都是與生俱來的天賦,為何要重新練習?

「孩子,你要知道自己現在的身分是明星,舉手投足都被注目著,你現在能住豪宅,有僕人為你準備三餐,這一切都是來自那群生物對你的狂熱與崇拜。」媽媽是這麼和我說的。

隔著玻璃窗外,都是媽媽說的那種生物,他們有一雙眼睛,用兩隻腳站著,有高矮胖瘦和不同的穿著打扮。我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但從他們狂喜和高亢的表情中,我知道他們是打從心底崇拜我的,所以我盡量地表現,有好多的燈光對著我閃。

但有一天我發現,只要那天用兩隻腳站著的生物或是閃光燈特別多,我的僕人就會準備特別多的大餐,所以我知道了,那群生物並不屈服於我,我只是被抓住而且被關在籠子裡表演的小丑。

我告訴媽媽我的感覺,她嘆氣,然後開始說起故事:「孩子,以前媽媽和爸爸是在沒有空間限制的地方生活,草地一片綠油油的,土壤就在你腳下,只要放眼望去,就是一片吃不完的竹子林。我和你爸爸生活很愜意,也和鄰居關係不錯,時常出去玩,直到有一天,被外面這群生物抓進來這個空間,雖然我們不用擔心其他外在因素,只要努力地呼吸活著就好,但感覺就是不踏實……」

慢慢的,玻璃窗外的生物漸漸變少,餐點也跟著縮水。我對僕人抗議,但他似乎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直到有一天,我聽見僕人和其他僕人的對話:「唉!熊貓的話題好像過了,園長計畫把這區改成其他動物。」

「那這幾隻熊貓怎麼辦?」

「可能被送走吧。」

之後僕人將我和父母送上一台會移動的機器上,離開原本的牢籠,我心裡浮出期待,是不是終於可以看見媽媽曾經說過的那片風景?

但機器的門一打開,這才發現,原來我們只是從原本的牢籠移動到另一個牢籠。

 

30215104313_1bf3631600_b

自由時報電子報連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