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投稿]遙不可及的搖滾夢

《蝴蝶谷》遙不可及的搖滾夢

 

◎陳志勤

每當我走進車站的地下道時,總會看見有一位男生背著吉他自彈自唱,譜架上是一疊皺褶的譜,譜架旁邊除了礦泉水和負責收小費的吉他盒之外,就沒有了。

我一個星期都會經過一次地下道,每次都見他努力地刷吉他唱歌,每個人都只是忙碌地經過沒多瞧他幾眼。我給自己一首歌的時間停在原地聽他唱,然後將當天口袋裡所有的零錢統統掏出來放入收小費的吉他盒裡。

除了認同他的歌藝以外,也佩服他追逐夢想的勇氣。

想起大學的那一年,社團參加熱音社,然後到外面的音樂教室拜師學藝。因為披頭四、五月天是我對搖滾的啟蒙者,激起我對音樂的狂熱,內心就是不斷地呼喊我一定要把靈魂獻給搖滾,所以我全心浸淫在電吉他的練習中,半年內突飛猛進,電吉他上的132個音隨便指我都能三秒內回答,自然的也和音樂教室的老師熟稔起來。當時我的老師就是店長,主動問我畢業後有沒有興趣留在這邊工作,平常上課教學生,接著能用課餘時間邊組樂團邊寫歌,若是被唱片公司相中了,我就能去展翅高飛了。我聽了之後,差點沒喜極而泣地抱住店長,難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大好前程他都幫我鋪好了。

就這樣我升上大二,主動要求社長讓我當幹部,然後扛起採購的職務。什麼叫採購?就是學期一開始,社課的第一堂就先要大家選好自己要學什麼樂器,然後找我登記買樂器,而這當然需要一點技術性的煽動;為了不讓店長失望,我努力做出業績給店長看。

就這樣畢業後服完兵役回來店裡,店長說我對樂器空窗了一年多,找回音感需要一點時間,所以先幫我安排櫃台這個位置。櫃檯專門負責樂器銷售、拿上課卡給學生簽名並且催繳學費,事情很多,甚至忙到我和樂團約好的練習時間到了都無法過去,因為櫃子旁邊還有三、四把客人的吉他等我保養,我只能打電話告知對方今天又沒辦法過去了,幾次失約後我就被樂團除名。

過了一年後我毅然決然地離開那間音樂教室,但外頭的老師供過於求,我既沒有人脈又沒有相關背景,到處求職都碰壁。和幾位有教課的老師聊過,現在因為少子化,而且資訊透明,什麼樣的樂理和教學影片網路上搜尋就有了,誰還需要找老師。他們邊說邊嘆氣,好幾個老師已經準備去找份穩定的工作。

有時候外面樂團表演缺槍手的時候我會遞補上去,但只能領幾百元的車馬費,平常沒有社交生活,只能吃白吐司配開水過日子,熬了半年多,我終於明白夢想是不能餵養肚子的。

所以我只要看到有街頭藝人在表演,就會盡點微薄之力表達支持,但說到這裡,最近已經沒看見時常在地下道自彈自唱的那位男生,不知道他是展翅高飛了,還是和我一樣找了一份穩定的工作?

自由時報電子報連結

30218498594_9743119fac_b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