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1)

(1)

Dear彼得潘:

我知道我連續打好幾個噴嚏

是因為我感冒了或鼻子過敏

絕對不是因為你在想我

 

台灣南部安南區的十二月,耶誕節的早晨,當我打開電腦的時候,看見自己臉書上的訊息欄上,周品妤發給我的一則訊息。

已經有三年沒有消息的周品妤。

那時候還是流行MSN、即時通的時代,聽周杰倫的歌、看周星馳的電影、讀九把刀的小說、經濟剛破裂的九○年代裡,對在現實生活中從來沒有接觸女孩的我來說,每次周品妤在我身旁的位子坐下來的時候,我總是本能地想躲開。說不上喜歡或討厭,只是單純的不知道怎麼和班花打交道,周品妤人緣好、成績優異、標緻的五官和氣質、烏黑亮麗的黑直髮(我絕對不是看上台中二中校風開放沒髮禁鞋禁才進入台中二中的)前額瀏海切齊,相當可愛的妹妹頭,仔細看著她的五官,會有一種是混血兒的錯覺。開學的第一個星期周品妤就被公認為班花,到期中考過後,已經擊敗學校內的學姐,名符其實的成為校花(另外一個原因也是因為台中二中女生數量少到像台灣的櫻花鉤吻鮭)。對我來說,當時的周品妤,就像忽然從地球反面走出來的女孩。

我常常好幾次都被不認識的學長要求,幫忙代送早餐、飲料、情書、包裝華麗的禮物給周品妤,就因為我的座位就在她的右手邊。

那時候的周品妤,每天書包放的不是交換日記,而是各科目的參考書,當其他人忙著玩海豚機的貪食蛇比賽分數,她就是專注在成績單的排名比賽分數。

「喂!看你上課都沒辦法寫筆記,要不要我影印一份給你?」

這是十二年前,周品妤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影印給我?」她忽然轉頭對我說,加上我第一次和她說話,所以嚇了一大跳,當下真的沒有聽懂她說的話。

「就是我去影印店影印我的筆記,然後再給你。」周品妤放大音量,用一種「你是聽不懂我說的國語嗎?」困惑表情不高興地看著我。

「啊…好、好呀!些些…咳!謝、謝謝妳。」畢竟那時候我才剛升上高中情竇初開的小男生,而且面前又是班花,我完全被那淡雅氣質和發電機的鳳眼給震攝住了。

害得我講話還會漏風,頓時間變成搞笑藝人。

 

「哈啾!」周品妤嗚著口鼻打一個噴嚏。

我不但沒紳士的拿出抽屜的面紙,反而白目地說:「是不是有人在想妳呀?」

「才不是呢!」周品妤回嘴,從抽屜拿出一條水湖藍素色手帕:「我是因為感冒了。」

聖誕節,台南的文學館前布置一顆三、四層樓那麼高的聖誕樹,街道的分隔島都掛上LED燈,在燦爛的陽光和炙熱的溫度中,實在感覺不到已經進入冬天了,暖冬現象日漸明顯。

不曉得紐約現在冷不冷?但到處應該都看得到聖誕佈景吧。

我回到安南區的租屋處,從櫃子裡找出了壓在儲藏盒下面,高中演英文話劇的劇本,句型對話我還沒有生疏,即使不順暢,還能全部唸出來,最後一頁有一隻用鉛筆畫的彼得潘。

好久沒聽見有人這樣叫我。

 

在十二月的南部回憶著十二年前的中部。

 

好久沒見到周品妤了。

 

周品妤說,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絕對不是我在想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