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2)

(2)

九○年代的台中二中,剛入學的高一新生不分組別,主要是要讓大家學習共同科目,到了一年級的學期末,才按照大家的意願和成績表現進行分組,來決定二年級後就讀的組別,分為社會組和自然組,依照學校的說法,它們說不想做填鴨式的教育,讓學生們有自己的思維和選擇,畢竟人各有長處沒有十全十美,如果沒有做出組別制度,通常會造成許多學生難以挽回的遺憾。

但一般學生連同我,都一定會逃避自己最不拿手的科目。回想在我念小學時,媽媽就測試過我的數理能力,我和媽媽去雜貨舖買零食吃,老闆娘找錢的同時,我媽順道問我:「士育,你那包乖乖18元,你給了老闆娘50元,這樣要找多少錢呢?」

我像是被雷打到震了一下,回神過來後開始嘴巴念念有詞五十元減十八元,連手指頭都用上了,幾秒鐘後我用篤定的眼神看著媽媽說:「四十二元!」

我忘記當時媽媽和雜貨舖的老闆娘的表情是什麼了,不過我只知道隔天媽媽要我數學補習班不用去了,鼓勵我要好好的學英文。

一眨眼就補了五年,不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我還已經能和補習班的外語老師日常對話了。

學校若不讓我去社會組,那學校一定會造成難以挽回的遺憾,而且我也不想和三角函數打交道,我一直覺得它是火星來的。

但偏偏老天爺總是喜歡捉弄人。

 

下公車後,從大雅路左轉進去,會先看到一座公園,叫英士公園,早上很多老人在那散步做操,然後接到英士路,就是台中二中的校門口,早晨的校門口很大;沒人要出來,傍晚校門口很擠;大家急著出去。走進校門後,中間有座蓮花池,蓮花幽靜的開著,卻無人駐足欣賞此美景。

開學第一天,形式上從國中升上高中,除了沒髮禁、純白的制服校徽換成台中二中之外,剩下的都沒變,上課時每個人都在努力認識以自己為中心四周圍九宮格內的同學,努力的迎合對方話題,面容姣好的只需要原地靜靜等待就會有人主動搭話,若長相平庸就要努力把自己當小丑製造笑點,讓自己加入對方的團體中,才不會分組時被排擠,女生會在桌下互相傳遞化妝品試用,男生則是聊妹子和線上遊戲。

許多人下課都是成群結黨的去校園各角落探險。

我很不應景的坐在原位上,不像個正常的高中生。對於認真交朋友這件事,我沒有太多的期待,只希望一個簡簡單單的高中生活,我並沒有亞伯斯格症──至少測驗說我沒有,從國中有次慘痛的經驗後,我就像洋蔥一樣把自己一層層的包住,不在團體中當一名領導者,因為樹大必定招風,只要沒有一起共患難或是經歷波折,感情就不夠深刻到足以深入心底,對彼此的情感就像浮木一樣停留在水的表面上,只要你這根浮木被沖走後,他也忘記你叫什麼名子、和你說過什麼話,所以才剛開學和其他同學說再多的笑話都是沒意義的。

「嘿!同學,要不要一起去福利社?」班上幾個男同學主動邀我。

「好啊!」我起身。

第一天班上就明顯分出幾個小團體,我沒特別靠近哪個團體中,只要有誰主動開口邀請或是閒聊,我都奉陪。當小團體之間沒了話題後,就會開始討論別人的八卦,或是開始說些無聊的笑話,我能敏銳的聽出笑點,並且在適當的時機放生大笑,只要第一個人開始笑,周圍的人就會開始跟著大笑,我會在最後補上幾句:「這個好笑!」之類的話,如果他們是演講者,我就是成功的旁聽者。

去福利社的路上充滿笑聲,話題轉向,甲同學忽然問:「喂!你們要選哪個社團?」

「熱音社,我要組樂團,耍帥把光所有妹子。」乙同學回答。

「我跟你差一個字,我要去熱舞社,因為我本身有學跳舞,要直接電掉社長。」丙同學說。

接著所有人一致看我,我才回答說:「喔!我要去日文研究社。」

「日文研究社?」甲同學以為自己聽錯所以重複一遍。

「該不會妹子很多吧?」乙同學說,他的眼裡只有妹子。

「還是你以前學過日文?」丙同學驚訝的問。

「純粹是只是興趣。」我回答,因為回答很沒梗,社團的話題就被我終結掉了。奇怪!講話就一定要有梗嗎?我又不是空心菜,要這麼多梗幹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