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3)

(3)

開學後的才第二天就遇到怪事。

早自修我剛進教室,才走出教室要去廁所的途中就被一位不認識的男生叫住,一臉跩跩的樣子,一開口就是:「喂!學弟,你幫我把這份早餐拿給班上的周品妤,就坐妳右手邊那一位。」

不是請求的語氣而是命令句。

「你和她認識嗎?」我問。

我見學長一臉錯愕說:「之後就會認識了,總之你就幫個小忙,代送一下啦!」

「但我跟她不熟,你這樣我也沒辦法幫你。」我搖手無奈地拒絕。

「學弟,幫個忙會怎樣啊?」學長手上的早餐停在半空中,在懇求幾次後感覺掛不住面子,忽然轉變口氣,擺出流氓臉:「還是你也在追求她?蛤!」

「這怎麼會呢,有什麼事情一定會替您代勞的。」畢竟我只是剛進學校的菜鳥,面對學長的霸凌…啊、不!應該說學長的請求,理當我這個一年級的菜鳥應該要擺出一張俗辣臉,合掌搓手,凡事任差遣才對,至少還沒要求我出錢買早餐然後以他之名送給周品妤,但我不知哪來的莫名火,竟然就直接回嘴:「靠!你要就不會自己拿去喔?要追人家還要別人幫忙,要不要你等下上廁所大便完我去幫你擦屁股?」

我先是看見學長眼神燃起怒火,我就看見學長的拳頭砸到我的右臉上,我的眼鏡噴飛出去,掉在一公尺外的同學腳邊,接著就有尖叫聲。我眼前除了視線模糊之外,還有腦中傳來的噪音,但我也不惶多讓的用拳頭回擊,但被對方先發制人,暈眩讓我的手腳無力,只有拳眼揮到他手上的早餐,三明治和飲料掉到地方,杯子的透明膜破掉,豆漿灑了一地。學長好像很擅長打架,不慌不忙並且有節奏性的往我身體揍,眼看著我快被KO之際,讓我想到上星期看的《第一神拳》,若自己陷入苦戰或是遇上實力差距太大的對方,就整個身體貼上去,使用扭抱截斷對方的攻擊,自己再找機會攻擊,結果不但沒奏效,學長開始用膝蓋伺候我的腹部,靠么!我才想到這不是在擂台上打拳擊,扭抱完全不適用格鬥中啊!我已經痛得眼睛睜不開,只好用最後的力氣拼命推他去撞牆壁,我以為這是很蠢的行為,但學長突然對我的攻擊停止了,耳邊一直聽到懇求的聲音說:「快停下!危險啊!拜託….」

當我睜開眼睛時,餘光先看見學長的背後是樓梯口,而我剛好踩到地上的三明治滑倒。

我們兩個人一起在慘叫聲中從四樓摔到三樓半,在滾動的當下我突然想到周星馳的《破壞之王》何金銀的大絕招,說也真奇怪,不管是電影或是卡通每當主角要使出絕招時,都一定要把招式的名字唸出來。

結果我還來不及喊出:「無敵風火輪!!!」就先滾下去了。

最後的結果是兩敗俱傷,我的右手腕脫臼,學長的右手骨折。

正所謂男人就是不打不相識。

 

雙人病房,溫柔的陽光灑在床邊,把鋁框照得發亮,但病房內的氣氛可不像外面蔚藍的天空那樣和平,學校教官坐在我和學長病床的中間,手上有兩張悔過書正等著我和學長,教官沒多問什麼直接滔滔不絕的開始講述,但學長好像很擅長說謊。

「大家都是受過教育的,更何況你們還是以高分入學,結果還會公然的在學校打架,這是不是太不文明了?還是你們基測的分數是用買的?還是看隔壁的?」教官雖然沒有破口大罵,但用詞相當沉重。

我的眼神一直停留在教官的悔過書上,我才剛入學不到兩個星期,就要被記過處分、寫悔過書,現在全校都知道我這個一年級的和二年級的學長打架,不知道會遭受怎樣的眼光看待,還有父母的苛責……想到這裡,我的心跳不斷加速,手指開始顫抖。

大不了就轉學吧,轉學要比在這裡背負罪名還要好過。

反正我陳某人今天是豁出去了,想我十七年來保持著品學兼優、有為青年的好形象,如果真的被記過罰寫悔過書,大不了就辦轉學躲去私立學校,過了十八年又是一條好漢!

 

就當我暗自盤算要轉去哪間私立學校時,學長抬頭直視教官銳利的眼神,臉不紅氣不喘地回答:「打架?事情有些誤會唷,我們兩個就像平常那樣嘻笑打鬧,結果他不小心滑倒,就這麼跌下樓梯。」

學長這樣的回答不只嚇到教官,連我都被嚇到了。

「嘻笑打鬧?」教官銳利的眼神變得困惑,很好!他居然動搖了,加油啊!學長!

「嘻笑打鬧。」學長還點頭如搗蒜。

教官翻了翻手上的資料,又問:「但我得知的消息是,你們兩個起了口角,一言不和打起來,那學弟自認沒有勝算,索性捨身攻擊,直接和你一起同歸於盡。」靠!這個目擊證人是誰?把我說得好像是911開飛機撞紐約世貿中心大樓的無腦恐怖份子一樣,目擊證人都沒看到我男子氣概的反擊嗎!

學長不但無視證人指證,還義正嚴詞的說:「我和這學弟本來就熟識,這樣打鬧很正常,還是說校規有規定不能有肢體接觸,那現在學校裡還有不少人在玩阿魯巴的怎麼說?」

我不小心噗哧一聲笑出來,馬上換來教官的狠瞪,我趕緊把頭低下,假裝沒聽到。

「江同學,你、你不要再強詞奪理了。」教官的聲音也開始動搖,現在已經不是為了正義,而是面子問題。

「教官。」學長的語氣軟化,「我和學弟玩得太過火,這方面我非常抱歉,也願意接受處分,看是愛校服務還是體能處罰都可以。」

教官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兩個人,但好幾條青筋已經從他的額頭上冒出,想必是怒火中燒了吧!要不是最近電視新聞報導學校體罰事件抓的很緊,要不然我和學長早就被抓到空無一人的儲藏室,然後用榔頭和電話簿,用警匪片裡警察拷問犯人很痛但驗不出傷的方式,直接招呼我們兩個人的胸口。

 

當教官想在說話時,我媽剛好趕到醫院來,連門都沒敲就急忙的衝進來,我立刻打招呼,或許被學長的那番話給壯膽,我順勢地說:「媽,這我學長,我們兩個在玩的時候不小心摔倒了。」

只見教官把手掌從額頭往下巴一抹,原本七竅生煙的表情瞬間變得慈眉善目,還笑瞇瞇的說:「陳媽媽您好,我是他們的學校教官,剛正在關心他們的狀況,對談之後想必是沒有大礙,等身體恢復後,學校會再追‧蹤‧狀‧況。」教官刻意把語氣加重。

我媽和教官在一陣噓寒問暖後,教官自知現在沒辦法下定案,所以早早的打退堂鼓。

 

太好了!我不用轉學啦,正所謂邪不勝正(明明事情從頭到尾本來就是我們的錯…),要不是手打著石膏行動不便我早就衝到醫院外買拉炮慶祝。

 

忽然我像柯南一樣的靈光一閃,把頭腦冷靜下來仔細思考後,從表面上來看的確是我們起衝突打架,但引起導火線的可是學長啊!事情的真相是我對我有利的,為了避免教官之後的盤查讓我有後顧之憂,我看要找時間去找教官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反正我會比學長提早出院。學長,你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是你先惹我的,還想把我拖下水拐教官躲記過的懲處,我要讓你知道菜鳥不是好惹的。

我看著學長嘴角忍不住地上揚露出奸詐的表情,我身後牆上的影子逐漸擴大並且露出惡魔的笑臉。

 

「夭壽喔!你們是怎麼玩的,竟然會弄成這樣?你們學校是有電流急急棒還是像挑戰冠軍王的設備?以後要小心一點,要惜肉如金,別讓媽媽替你擔心。」媽媽碎碎念就算了,還巴我的頭,我可是身受重傷的病人啊!

 

媽媽忽然停住,將視線轉到學長身上,彷彿現在才注意到旁邊有這個人,媽媽聲音變得溫柔,連忙問我:「哎呀!真失禮,請問你的同學該怎麼稱呼?」

名字?呵呵呵,媽,你在開玩笑吧,我和他第一天才用拳頭認識,我怎麼會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所以我直接轉頭過去看學長,我媽狐疑的表情彷彿在說「奇怪?你們不是好朋友嗎?」,學長大概是看到我額頭上的三條線,停頓了幾秒,才介紹自己:「阿姨你好,我叫江閔軒,三年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