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4)

(4)

醫生說了一堆專業術語,我實在聽得霧煞煞,但經過重點整理後,大概知道說,我的右手腕因為劇烈撞擊而造成脫臼,從外表看就很明顯其中有一塊骨頭移位了,手腕變形,醫生診斷我的狀況後的十分鐘就問我要不要直接動手術。我還很天真的以為像電視上看到那樣,把我丟到病床上,戴上呼吸罩後身旁一堆儀器推上來,我在麻醉中睡著,然後醫生非常俐落的更換手術刀……但實際情況是醫生先叫兩個體型酷似摔角女選手的護士壓住我身子,接著要我深呼吸,我才開始吸氣時,醫生做出一個弓箭步直接拉扯我的手腕,我痛得用全身力量喊出聲音來,醫生拉一次還不夠,折騰我了好幾次,如果這間醫院沒掛招牌的話,路人可能還以為是菜市場在殺豬。

因為我是從樓梯摔下樓,醫生要我先住院觀察幾天,等全身檢查報告出來確認無礙後,就會讓我出院。

做完檢查後我氣定神閒的自己走到病房,江閔軒看到我後諷刺的說:「嘿!剛剛樓下叫得像殺豬聲的就是你吧?」

「叫歸叫,但我可是一滴眼淚都沒掉。」我用鼻孔噴氣。

「那你一定是無法忍受心痛的那種人。」江閔軒很篤定地這樣說。

然後教官就出現在病房裡質詢我們了。

 

我的右手必須打上一個月的石膏靜養,但江閔軒可沒這麼好過了,右手二頭肌的地方骨折,需要手術打鋼釘,等待康復後再手術取出鋼釘,他的工程比我還浩大,這絕對不是扯平了,我在想會不會等他康復後會直接烙一堆人在校門口圍毆我,還是等等趁我睡覺時就蓋我布袋!不行,為了性命安全而且這輩子還沒談過戀愛,我還不想這麼早就駕鶴歸西,醫生!我要求換房!

「弟弟,你幹嘛把自己用棉被裹起來?居然還發抖?難道是房間太冷嗎?」護士查房見到我,就納悶的問。

 

從我媽來探病的那天後,我觀察到都沒見到江閔軒的父母來探病,應該不是工作太忙吧,都已經住院第二天了。這種私人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但又壓抑不住好奇心,求知慾不斷騷擾我的意識,啊!好想知道喔!反正這個問題又沒什麼大不了的,學校本來就有教同學間要互相關心嘛,很好!我成功說服自己了,不然我就用旁敲側擊、有意無意的方式好了。

 

我走去冰箱拿出削好的蘋果,江閔軒的眼神依然停留在電視上,我刻意吃了幾片後再問江閔軒要不要吃。

「江閔軒,這蘋果我吃不完,你要不要吃一些?」我問。

江閔軒只說了一聲謝謝,就隨手拿走一片蘋果。

「對了,就、就這幾天都沒看到你父母來…」我還是有些緊張。

江閔軒瞥了一眼,把手中的蘋果送進嘴裡,等蘋果被絞碎得差不多時,才說:「我爸很早就去世了,現在和我媽一起住。」

我沒接話,因為我下一句一定是抱歉的字語,但江閔軒又說得這麼平靜。

「別用那種奇怪的表情看我,即使少了一個爸爸我也還是活得很好。」江閔軒豁達地說:「頂多就過年少拿一份紅包、每年不用多花錢過父親節罷了,而且我有一個媽媽、三個姊姊,家裡還是很熱鬧。」

 

前兩天我才覺得這個是只會霸凌學弟的高知識流氓,想不到竟然有這麼坎坷的家世背景,我感覺自己的眼角迅速匯集淚水,如果再聽他繼續說下去,恐怕我就要淚灑一地了,為了避免我用床單來擤鼻涕,我和江閔軒說我先去個洗手間,誰知道在洗手間做了幾次深呼吸緩和情緒後,忽然聽見門外有訪客,「喀拉喀拉」高跟鞋踩在地板的聲音不斷傳出,不一會兒,就聽到有人叫江閔軒的名字。

都是女生的聲音。

我迫不期待的打開洗手間的門,往病床那看去。

竟然有三個正妹圍繞在江閔軒旁邊。

個個都有165公分以上,時尚色系飄逸的秀髮,一襲成熟的削肩洋裝,動人艷麗的妝感,修長的腿搭上高跟鞋,我的天哪!我是進入到哆啦A夢的任意門嗎?怎麼一打開就進入到米蘭的時裝秀?還是凱渥之星名模Party?我像是被神話中的梅杜莎丟下魔法,瞬間石化在原地。

 

「姊,他就是我學弟。」江閔軒的手指停在我身上,三個正妹的目光同時轉移到我身上。啊?我有沒有聽錯?江閔軒,你叫她們姊接?我怎麼頓時間覺得腦袋卡卡的講話又會跳針。

剛才悲傷的情緒忽然煙消雲散,我想我還是先收好掉到地上的下巴。

我好想學《少林足球》的谷德昭扯開喉嚨大叫:「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

 

「陳同學你好!我是江閔軒的大姐。」當中個子較嬌小的姐接主動走過來打招呼,褐色的長直髮加上公主風的妹妹頭,感覺正當值青春年華、風情萬種的少女啊!居然還是那位畜牲、啊!不,是江閔軒的大姐。

我身為正值血氣方剛性向正常的高中男生,有一個正妹主動前來攀談,我馬上食指緊貼褲縫立正站好。

「你…你好!」我怯怯的回答,眼睛還刻意避開但也不知道放哪裡,只好看自己手上的石膏。

大姐露出笑容,「我都已經知道事情的經過了。」

聽到這裡,我從石化中醒過來,難道三位姐接已經知道是我捨命攻擊抱江閔軒摔下樓嗎?所以也不用等回學校烙人堵我了,直接在這裡要我的命嗎?

我是不會向惡勢力屈服的,管妳是梅杜莎還是蛇蠍美人,若躺在床上那個不算,這病房內有三個敵人,我身子微蹲紮馬步,氣走丹田,必須三招之內解決一個人。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弟給你添這麼大的麻煩。」大姐竟然鞠躬道歉,聲音非常有誠意。

啊?不是要趁這時候要滅了我嗎?還是要用道歉先卸下我的戒備?

「我弟弟從小成績就不錯,但就是不喜歡照著規則走,雖然有些叛逆,但從事情的本質去思考,他其實並不壞。」大姐朝後面瞪了一眼,江閔軒刻意假裝沒看到沒聽到避開眼神,大姐回頭後對我露出無奈表情,音量轉小聲的說:「父母在他五歲的時候就離婚了,或許是因為從小沒了父親的嚴厲去壓他的氣燄,加上我們三姊妹又寵壞他了。」

可是…大姐,這些也不干我的屁事吧。

忽然大姐眼眶一紅,說:「陳同學,你因為他而受傷造成你的困擾,我真的很抱歉…希望你能原諒他…」

眼前有一位正妹竟然紅著眼眶說著坎坷的人生,這麼賺人熱淚的悲傷故事,我的內心被大姊的眼淚打動了,雖然聽起來就像民視八點檔的那種八股劇情,但真的是屢試不爽。

大姐忽然牽起我沒斷的左手,溫暖細緻的肌膚讓我心臟麻了幾秒鐘,兩眼誠懇的直視我,說:「男生就是不打不相識,這也是緣份,希望你們可以一起當好朋友。」

「好,當然好。」我點頭如搗蒜。

「等你和閔軒痊癒後我們再請你吃飯。」

「好,當然好。」我點頭點得更用力了。

「如果教官問起什麼,你就打圓場帶過就好。」

「好、好…哎?」我點頭到一半,忽然遲疑了一會,怎麼覺得哪裡不對勁?

「真的是非常謝謝你。」大姊露出微笑道謝。哎?剛才可憐楚楚的模樣去哪了?

 

直到三位姊姊向我們道別離開病房後,我才驚覺自己被拐了,原本要告訴教官真相的堅決意念被瓦解,剛剛那位大姊是施展了什麼魔法消除我內心的憤怒和決心使我屈服,我嘴巴張大,眼神正失焦在地板,頹廢的坐在病床上百思不得其解,我身後的惡魔影子早已消失不見。

不管了!反正有的是機會,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