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6)

(6)

我去辦了出院手續,江閔軒還得在醫院躺上個幾天。

因為我石膏的關係,上公車時竟然有銀髮的老杯杯把博愛座讓給我,在他百般憐愛關愛的眼神下,我就服服貼貼的一屁股坐下。

下車後,所有的二中生都往我手上非常顯眼的石膏看,我故作鎮定往校門走去,所有人向教官問早,但那個教官怎麼這麼眼熟。

我瞬間想起醫院裡的病房,那對審判的眼睛,那不是在醫院病房審問我的教官嗎!

我假裝沒事的問早後,就以手刀的姿勢快步走進校園。擦身而過後,我微微回頭,用眼角餘光發現教官竟然也在回首看我!

我直接拔腿跑到教室。

在二中有流傳著一句話:「教官的回首,是代表你沒有打招呼」。但在這種時候,絕對是其他原因。

 

結果第一節課前,我發現帶錯課本,把星期一的課表看成星期二,扣掉我原本放在抽屜的書,還少了一本數學!混帳,屋漏偏逢連夜雨!

「同學。」有人從身後叫我,「看你的樣子是忘記帶課本?」

我回頭過去,我座位後面的這位男生體型略胖,樣貌不帥,反而帶些喜感,在levis的白色鏡框眼鏡後,藏著聰穎慧眼,聲音富有磁性,全身散發高知識份子的書卷氣息。

「對、對啊!數學課本沒帶。」我無奈的騷頭。

「我別班有認識的人,要不要幫你借?」

「真、真的嗎?」我幾乎是喜極而泣,我忽然看見這位同學的頭上多了光環,彷彿是活菩薩在世。

這位活菩薩、啊!不是,是這樣Levis同學就帶我去隔壁班借課本,我二話不說就請他去福利社喝飲料,誰知道結帳時福利社阿姨不斷看著我手上的五十元硬幣,然後很沒禮貌用手墊份量還口口聲聲說:「啊…你這五十元是假的喔…」結果五十元硬幣不收,害我還要掏出錢包裡的一百元給她找零。

「要不是我敬老尊賢,我三秒鐘就讓阿姨口吐白沫的躺在地上,我讓她一隻手也沒問題!」我忿忿不平的說。

Levis同學嘴裡咬著吸管,用手拆開吸管塑膠套,含糊的說:「但你本來就只剩一隻手啊!」

就因為我們兩個講話方式太像日本相聲二人組,我就決定讓他當我高中的第二個朋友。

 

Levis同學叫賴池廷。

如果只有用成績優異來形容他還太對不起他了,他可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要不是池廷比較晚出生,不然愛因斯坦都還只能站在旁邊喘。

 

我曾經有個疑問,校排前十名的常客為何當初不考去資優班呢?甚至能考上第一志願的學校,結果賴池廷告訴我:「資優班?第一志願?進去那裡把自己壓力這麼大做什麼?每個都是以小數點的分數競爭,那我何不來普通班校風自由的地方,真正享受高中生活,社團、主科以外的項目,而且班上都不是我的對手,穩穩做老大的位置不是很好嗎?人也真的是很奇怪的群居動物,只要別人做什麼,自己也得跟著做什麼,很怕跟大家不一樣,更怕被孤立。但從來不自己思考過,自己真正的想法是什麼,而我思考過了,這就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而且我這也是給那些資優班的不要有太強的優越感,那自視甚高的眼神會因為我的存在而不一樣,讓他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哎!說著說著,我都感覺有點冷了。」賴池廷忽然縮起身體雙手交叉在腋下發抖。

「現在九月,熱得要命,你竟然跟我說會冷?」這話令我費解。

「笨!我這是高處不勝寒」賴池廷吐嘈我。這個笑話爛到有一隻烏鴉從我頭上飛過。

 

『人也真的是很奇怪的群居動物,很怕跟大家不一樣,更怕被孤立』。當時我還聽不懂賴池廷那番話的含意,只有『好像很厲害的感覺』在我心中停留幾秒鐘,直到大家畢業了,離開各自生活圈,沒有交集的象限,偶爾在工作中回憶起高中生活,好像有這麼一點點理解賴池廷當時的那番話。

 

第一節數學課開始了。

原本打鬧的氣氛瞬間化為烏有,恢復一片寂靜,有人才第一節課就有人去和周公下棋,我用眼角打量以我位置為中心四周的九宮格。除了我後方的賴池廷外,剩下同學我全都不認識,我想對他們來說也是如此,畢竟剛開學第二天我就被抬去醫院。

但最吸引我注意的是──

我派出青睞有加的眼角餘光朝三點鐘地方射去。

 

右方窗邊的陽光恰巧打在那五官精緻的側臉上,我又像是被梅杜莎丟下石化的魔法,但這次是不具傷害性的攻擊,像棉花一樣的柔軟,乾淨潔白的氣息,容我更正梅杜莎的說詞,而是天使的魔法。

纖纖手指似蘆葦的新芽,柔白皮膚似凝結的羊脂,髮型是和江閔軒的大姐相同的妹妹頭,秀長烏黑的頭髮綁成馬尾露出乾淨白皙的鎖骨,在細長睫毛下閃動的雙眼,是雙很會電人的鳳眼。

話說回來,我在幹嘛啊!我應該要心無旁鶩專心上課。

 

「陳士育。」

一個低沉的嗓音,叫到我的名子。

我回神過來,聲音來源是講台的老師,我慢了好幾秒才舉左手答「有!」

「原來你就是陳士育,請個一個星期的假,是偷偷跑去台大賞櫻花了嗎?」老師說完,台下同學一陣笑聲。

「我沒去台大,是去醫院看護士了。」我乾笑後,竟然很有種的回答。

老師挑眉,眼睛像是發現新的數學公式慢慢睜大,還露出得意的笑容,「士育,你知道我是這班的班導嗎?」

「是嗎?但我記得是一位女老師…」沒錯啊!在我進醫院之前,都是一位女老師在我們旁邊。

「那位女老師是代課的,因為我出差請假一個星期。」

囧←我的表情馬上變成時下最流行的囧臉。

「同學別緊張,我為了你再重新介紹自己一次。」說完,老師轉過身拿粉筆寫下自己的名子。

 

這位數學老師叫何寬仁,也是我們的班導,大家都叫他何導,以前在教補習班的綽號是何代三──幾何、代數、三角函數,所以稱為何代三。據說是在數學補教業打片天下無敵手後而得來驚天地泣鬼神的稱號,除了比電腦還精準的數理能力外,還有考試前抓題的神技,無不讓所有老師拜倒在何代三腳下。

不過……老師,看來我和您是水火不容啊,我的數學可是爛到連歐幾里得都無法救我,更何況您一個現代的數學老師何能何德能把我從萬丈深淵中拉起。

 

「你可以從現在開始認識我。」何代三話說完,放下粉筆拿起課本,但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對著我旁邊的同學說:「啊!品妤,最近幾天上課的內容,就麻煩你把筆記借給士育。」

 

就在這個時候──

我忽然感覺三點鐘方向有道視線逼人的目光正投射在我的右臉頰上。

難、難道是班花在看我嗎?

我胸口的小鹿斑比頓時在活蹦亂跳。

於是我微微傾斜脖子,再度用眼角餘光迎向班花視線逼人的目光。

啪茲─

我立刻縮回自己的脖子,將頭埋進數學課本中以遮掩我吃驚的表情。

有股電流確實在空中交會閃出火花,我完全被那雙迷人的鳳眼電到了。

 

「喂!你應該不是左撇子,要不要我直接影印一份給你?」班花清脆悅耳的聲音從我的右手邊傳進我耳裡。她、她找我講話了!

「影印給我?」她忽然轉頭對我說,加上我第一次和她說話,所以嚇了一大跳,當下真的沒有聽懂她說的話。

「就是我去影印我的筆記,然後再給你。」班花放大音量,用一種「你是聽不懂我說的國語嗎?」困惑表情不高興地看著我。

「啊…好、好呀!些些…咳!謝、謝謝妳。」畢竟那時候我才剛升上高中情竇初開的小男生,而且面前又是班花,我完全被那淡雅氣質和發電機的鳳眼給震攝住了。

害得我講話還會漏風,頓時間變成搞笑藝人。

好歹我也算是男子漢,怎麼能因為區區一位女孩而亂了陣腳,我必須恢復以往的風格。

「哈啾!」班花嗚著口鼻打一個噴嚏。

我不但沒紳士的拿出抽屜的面紙,反而白目地說:「是不是有人在想妳呀?」

「才不是呢!」我遭班花一個白眼後,她從抽屜拿出一條水湖藍素色手帕:「我是因為感冒了。」

 

混帳啊!我剛那是什麼爛笑話,陳士育很好笑嗎?你告訴我很好笑嗎!我抽屜明明就有放面紙,有機會博得好感卻被無聊的爛笑話搞砸。我用左手來回搓揉雙臉頰,臉部糾結變形,希望自己能冷靜一些。

「你還好嗎?你看起來很煩惱的樣子……」班花探頭問我。

「偶、偶沒素啊!」即使當下放開左手讓變形的臉恢復原樣,但還是變成講話漏風的搞笑藝人。

不過我無厘頭的行徑卻牽起班花的嘴角,讓她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又被電到了。

媽,學校真的有電流急急棒,還被電了兩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