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7)

(7)

我出院後的隔天江閔軒也相繼出院,並且出院的隔天就來學校報到。當我見到他時,江閔軒的右手二頭肌多了一道長達十公分的疤,深度不淺,肌肉裡放了鋼板,如果輕輕戳還會感覺到鋼板的硬度,遠遠看還以為是條巨型蜈蚣,以這種疤的長度和深度,可不是去藥房買除疤藥抹抹塗塗那麼簡單。

我愧疚了。

江閔軒讀出我內心的想法,直接用左手朝我肚子轟一掌,笑笑的說:「靠夭!你那什麼哭巴臉,我斷一隻你斷一隻很公平的,男人身上不有幾道疤那稱得上男子漢?再說我也交到共患難的朋友了,比起教室那些假來假去的偽善類好多了,是不是?」

然後我看看自己右手的石膏後就笑了。

 

江閔軒來學校的當天我們哥兩好就相約一去福利社買早餐,我順便介紹池廷給他認識。江閔軒看著賴池廷像是一見如故,連客套話都不超過五分鐘就已經噹來噹去了,江閔軒為了紀念三人友誼,決定喝下義結金蘭的拜把酒,但福利社只有麥香紅茶能讓我們乾杯,所以江閔軒就買了一隻黑色簽字筆,我們三個人直接在我右手的石膏上簽名。

只有我覺得這種行為很蠢,但少數服從多數。江閔軒率先拔開簽字筆,以正楷的方式在我石膏簽下大名,池廷的簽名潦草到連有邊讀邊都沒辦法,他堅持這是模仿畢卡索的立體派。

「呿!我這種藝術你們這種凡人是不會懂的拉!」池廷露出厭惡的嘴臉。

池廷還在石膏各個角落寫上「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但願生生相會,世世相逢,永無間阻,有如今日」。但…我們直接把水滸傳的名言拿出來用真的好嗎?

池廷把簽字筆遞給我。

「你在等什麼?」江閔軒看我左手拿著簽字筆一動也不動。

「我右撇子啊!等我石膏拆掉再補上。」我一直盯著手上的石膏簽名看。

「好吧,既然都已經變成拜把兄弟了。」江閔軒露出詭譎的笑容,「那先借點錢來花花吧。」

我和池廷有默契的各給他一個羚羊拳,江閔軒悶哼一聲支撐不住跪坐在地,然後我就蹲下去,從錢包掏出五十元硬幣給江閔軒,說:「不然這五十元你拿去找福利社阿姨買東西,如果阿姨沒說這是假的,五十元就是你的了。」

 

人生有許多的插曲和意外,它總是來得措手不及,你也不知道來的是悲傷還是快樂,只能全部自行承受,但你卻會因為這些意外讓人生有所不同,過了一年、兩年…甚至是十年後來回味,又是不同的心情和思考,有時候也會思索,到底那時候的相遇是對是錯呢?無從考究,因為這不像考試卷一樣都有固定解答,而我遇到的意外就是和江閔軒打架一起住院,也因此和賴池廷熟識,在每段人生中的改變都需要兩個元素,一個是契機,另外一個就是選擇,而我因為江閔軒打開某種契機,另外一個就是選擇,每個情節都需環環相扣,只要少了一個,就錯過彼此了。

也因為這兩個元素,使我和坐身旁的品妤有了交集。

 

後來那五十元福利社阿姨果然拒收。

「我由衷懷疑那阿姨不會分辦假錢真錢!」江閔軒氣呼呼的說著。

「我是不知道阿姨會不會分辨假錢真錢,不過她會分辨好人壞人,看你一臉壞人樣就知道你手中那一定是髒錢。」我大笑,並且伸手要回五十元。

「那池廷你覺得呢?」江閔軒轉頭問池廷。

「我?」池廷得意的笑,「我從來不在乎阿姨會不會分辨,因為我的五十元都是拿去販賣機投飲料。」

不得不說池廷才是正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