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9)

(9)

「不過是兩題不會寫而已嘛。」

「……。」

「反正我只要會加減乘除就好,學那一大堆奇怪的外星符號要做什麼?」我繼續說。

「……。」

「這又沒什麼好丟臉的,對不對?」我像白痴一樣對著掃把自言自語,掃把當然不會理我,繼續保持沉默。

最該死的是我在班花面前出糗,她現在已經知道我數學很爛這件事,好險我現在還可以說「一定是前面進度落後一個星期,導致現在需要時間彌補才會發揮不了實力」的理由敷衍過去,但我還是該找些什麼事情挽回面子才行,不然有失我男子漢的風範。

「士育,你掃完了沒?」何代三從教室前門出現,手裡還抱著一疊資料夾。

「差不多了。」

何代三指著我右手的石膏說:「你的手什麼時候會好?」

「大概要一個月吧,現在都在按時吃藥吃鈣片。」

「你等等有沒有要補習?會不會耽誤的你的吃飯時間?」難得何代三會露出關心的口吻。

「我沒有補習。」

「喔……你家人可真仁慈,每次下課啊,都看一群人從二中走向水利大樓,去做什麼?去補習,每天晚上九點多啊!在三民路上都會看到我們二中的學生阿~頂著冬天寒風騎腳踏車回家,你要珍惜家人給你的空間和時間,另外要好好努力,別再被我留下來。」

「知道了。」

何代三身後突然冒出一個人影,黑色長髮的妹妹頭,會電人的鳳眼閃呀閃的,這、這、這不是班花嗎?怎麼會出現在教室門口?該不會是來關心我一個人留下來吧?我就說吧!從她一開始主動借我筆記時,就是動機不正常。

何代三也順著我的視線回頭,班花先露出笑容有禮貌的說:「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嗎?」

「沒有,士育只是在聽我碎碎念而已,反倒是妳怎麼還留在學校?」

「一般的社課時間不夠用,所以我們校刊社用課後時間留下來開會。」

「很好!很好!家人沒有幫妳安排補習嗎?」何代三又露出關心口吻。

「一年級暫時沒做那樣的安排,等二年級後會去補習班上衝刺班。」

「衝刺班?我跟妳說啊!每次下課啊,都看一群人從二中走向水利大樓,去做什麼?」何代三又開始滔滔不絕了。

也許是出自於男性不認輸的本能,尤其在班花面前漏氣過一次後,這次我不管怎樣都一定要扳回面子。

我馬上接話,用極為相似何代三的語氣說:「去補習,每天晚上九點多阿~在三民路上都會看到我們二中的學生阿~頂著冬天寒風騎腳踏車回家。」

班花噗哧一聲笑出來。

該、該死,還是這麼迷人的笑容。

何代三轉頭看我,額頭冒出一條青筋,皮笑肉不笑的說:「好樣的,士育,我一直覺得你是個聰明的小孩,反應很快,那怎麼會數學連錯兩題被我留下來呢,身為一名高材生,這樣對得起你身為二中的尊嚴嗎?」

「您身為一位數學界的名教師,這樣跟一位默默無名的普通高中生嘔氣,不會有損您大氣的形象嗎?」我奸詐的微笑反擊。

嗶滋-嗶滋-

我又看到另外兩條青筋從何代三的額頭冒出,雖然還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但我看得出來已經惹腦他了。

「我什麼學生沒教過,特別是你這種小鬼頭多到堆得像山一樣高,小考連錯兩題真不知道你是怎麼進來二中的。」

「我可是用英文提高成績比例,要不是你考的都是數字的緣故,我就全程用英文答題。」

何代三終於沒笑了,但用一種極為平淡的語氣說:「為了不要讓天資聰穎的士育同學覺得上課是件很無聊的事情,我決定用當天最後一堂的數學課舉行小小的臨時測驗,一樣兩題,只要兩題全錯就留下來打掃教室。」

「正合我意,我還想說台中二中是所無聊的學校,總算變得有趣多了。」我嘴角上揚,自信的微笑。

何代三轉身離開教室前,還先拍拍我的肩膀,才出教室快步的走向走廊的另一頭。

「士育,你跟老師這樣講話,都不害怕啊?」看好戲的班花嘴角已經藏不住笑意。

「呿!區區的數學豈難得倒我,不就背背公式就好了嗎!」我冷笑。

「那你的大腿怎麼在發抖?」班花說完掩嘴大笑。

啊!混、混帳!這不爭氣的腿是在抖屁的啊?好啦!別再抖了!虧我剛剛像男子漢的挺身而出勇敢嗆聲,不但氣勢沒了,連尊嚴都沒了。喂!班花你也笑得太誇張了吧?笑到連眼淚都滲出來了。

班花見我用淡定的表情看她,才壓低笑聲說:「對不起…我失態了…」但眼睛藏不住嬉笑的情緒。

「我要回去了。」我冷冷的說,轉身拿起掛在桌邊的書包。

「對不起,你是不是生氣了?」班花驚覺氣氛不對,嬉笑的表情都不見了,鳳眼眨呀眨的看著我,有一種乞求憐憫。

「騙你的。」我說完,換我得意的笑。

「你!」班花話沒說完,就用手指掐我的左手臂,以180度翻轉,我啊的一聲身子快速向後退,屁股咚的一聲又撞到背後的桌子,屁股一陣發麻。

「活該!誰叫你騙我!」班花淘氣的對我吐舌頭。

「喂!我現在是病人,你也溫柔一點!」我用左手去搓揉屁股,「班花就要有班花的氣質。」

「對你不用有氣質,誰叫你這麼白目。」班花雙手叉在胸口,氣勢凌人的模樣。

「是是是,白目的小孩要去做公車回家了。」我舉雙手投降。

「還有…」班花語氣軟下來,原本叉在胸口手放下來,頭微微低下,視線停留在自己的手上,原本氣勢凌人的模樣已經不見了,「就是…不要叫我班花了。」

「喔?為什麼?」

「我不喜歡被貼上標籤。」班花依然低頭看著自己的手,細長的眉毛蓋著憂鬱的眼神,她抿了抿嘴唇,深呼吸後,繼續說:「我不是那種意思,大家投票選我當班花,其實我是打從心底很高興,但我不喜歡備受矚目的感覺,在學校裡不管走去哪都是所有人的焦點,讓我很不自在,漂亮是天生的,但我希望不是因為我的容貌才注意到我,而是實力。」

我的左手不自覺握緊拳頭,呼吸也變得深沉,心情完全不一樣,那番話像是一種能量從我的毛細孔注入到心臟。

在一陣短暫的沉默後,班花又重新抬起頭來,像是想起什麼事情一樣,走去她自己的座位,拉開椅子從抽屜拿出一疊資料。她確認資料無誤後,就往教室的出口走去,就在她的身影要消失門口前時,我叫住她。

「周品妤!」我認真的叫住她,她聽見後停下腳步回頭看我,等待下句話,我握緊的拳頭還沒鬆開,直接舉到胸前,說:「加油喔!」

周品妤的大眼睛彎的像月亮,喜悅的說:「謝謝。」那個甜甜的微笑讓我快要融化飛到天堂去了,但下一句又瞬間讓我跌到地獄去。

「士育,你也加油,數學兩題不會寫是很丟臉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