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11)

(11)

「喜歡」這兩個字,對一名16歲高中生來說,似乎還太遙遠了一些,對這個世界還懵懵懂懂,生活圈很小也很單純,你對他好,他對你好這樣互相來互相去,無法珍惜其中的互動,和你來往的都是跟妳一樣穿制服的學生,除了長相之外,剩下幾乎沒有什麼不同,直到脫下制服出到社會工作體會人心險惡,必須按照暗文化、潛規則才能在這社會活下去的時候,你會開始懷念起以前在學校天真無憂無慮的好日子,義氣的朋友已經不會和你一起做蠢事,或是你才發現坐你右手邊的女孩有多麼美好,會開始想起她的一舉一動、她的小習慣、為她失眠、為她說笑話、為她開始練歌。原來,當人分開後,閉上眼睛時腦中會逐漸刻劃她的臉龐時,那就是喜歡。

現在每天都還能看到周品妤定時的出現在我的座位旁邊,當我還昏昏欲睡走進教室,她早已精神抖擻的在早自修。那時候的我還不懂什麼叫喜歡,什麼叫珍惜。

 

中午鐘聲一響,江閔軒揪我和池廷去福利社買肉絲麵,並且鉅細靡遺的說明如何和夏達莎發生豔遇的過程,不就短短的五秒,說得好像驚天地泣鬼神一樣,吃完福利社招牌的肉絲麵後,我們三個就去音樂館旁的花圃閒聊,直到噹─噹─噹的午休鐘聲響起,校園迅速恢復寂靜,看去內操場已經無人活動。我們三個人呈現一字陣型,江閔軒衝頭,我因為手還在打石膏所以在中間,池廷殿後當起隊伍後方的眼睛,就這樣靜悄悄的走到琴房旁邊,三個人確認四周安全後,才貼上牆壁,不約而同的將頭靠上窗邊,透過窗戶望去,果然有一個身影正在練琴,我定晴一看,我的老天啊!我吃驚的張開嘴巴,彷彿只會在雜誌上看到的模特兒,竟然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彈鋼琴。

而我腦中竟然閃過一個想法,如果是周品妤坐在那裏彈鋼琴,絕對不會遜色於夏達莎。

 

「主修鋼琴,副修小提琴,厲害吧!」江閔軒開口說。

「巴哈,拍子很穩,技巧熟練,但就是少了一點靈魂和搖滾。」池廷跟著說。

「什麼靈魂和搖滾啊?」我提問,但仍然目不轉睛。

「技巧只要練久了誰都會,但能詮釋曲目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王者。」池廷一副大師級的口吻。

「你確定你是說中文嗎?」我不屑的吐槽。

「你們兩個。」江閔軒也目不轉睛,義正嚴詞的說:「別這樣說我女朋友的壞話。」

「靠!你都還沒追到手。」我吐嘈。

「就快了…就快…靠!快跑!」江閔軒忽然爆走冒出一句髒話,還說快跑,我從悠然的鋼琴聲中醒過來,順著江閔軒的方向看去,發現兩個頭戴鋼盔,兩名男生一高一矮,身形瘦高但精實,繫著黃色肩穗的兩名糾察隊正以衝刺的速度朝我們三個人這邊過來,而且肢體協調相當怪異,像是機器人在跑步一樣的制式化,難道學校有規定糾察隊要用特定的姿勢跑步嗎?

 

「糾察隊!怎麼辦?」我慌張的張大嘴,吶喊求救。

「等什麼?B計畫!」池廷站起來。

「B計畫?我怎麼沒聽說?」我視線沒離開正在衝過來的糾察隊。

「就是快跑啊!」江閔軒大叫,但我感覺他的聲音離我好遠……靠!原來江閔軒已經跑到這麼遠去了。

我也二話不說轉身拔腿快跑,腎上腺素瞬間爆升,耳朵也聽不大清楚其他聲音,只有呼呼的風聲刷過我身後,我感覺身體被一種刺激的元素給激發,雖然一直喘,但就是不會累,能量不斷爆發出來,我用盡全身力量再跑,就是拿生命做賭注的那種!

我稍稍回頭看,發現兩名糾察隊已經被我們三個狠狠甩在後方,哈哈哈!每天看你們留校跑操場、做基本訓練的,其實也沒什麼好可怕的嘛!

我冷笑,又再一次回頭觀望。哇靠!那兩名糾察隊或許是被我們三個激怒了,換了一般人跑步姿勢,他們正以櫻木花道操手刀快跑的速度追向我們三個,救、救命啊!

「跟我來!」江閔軒打個暗號,我們沿著牆壁直接遇到轉角後右轉,接著又右轉一次,朝我們原本的方向跑去,接著閃進學生宿舍一樓下的走廊找掩護。原來如此,只要糾察隊跟著我們右轉第一次發現我們不見後,跟著我們再右轉一次,已經發現我們消失在他們的追蹤範圍了。

高明!不塊是多我們一年歷練的江閔軒,我想他當年也是被大學長這樣帶著跑而磨練出來的。

「如果你三年都沒被糾察隊追過,那千萬別說你讀過台中二中。」江閔軒邊喘邊說。

體型略胖的池廷早已喘得整個人攤在樓梯間,看起來是沒力氣吐槽了。

我拉住制服的衣角,上下甩動,制服早已被汗水沁濕了,難道這就是青春的汗水嗎?

下午第一節下課鐘響,我和池廷就正大光明的走在校園內,回去教室。結果非常衰的遇到剛才那兩名糾察隊,他們從遠處一直投射質疑的眼光,我迅速將右手藏在身體後方讓它不要這麼顯眼,我和池廷故做鎮定慢慢走去教室,我和池廷當然不能跑,免得讓對方覺得我們做賊心虛,而且要裝的一臉莫名其妙。

還好台中二中的糾察隊沒有像警察一樣有業績壓力,不然絕對是上前盤查我們兩個可疑人士,我右手的石膏和濕透的制服就是剛才被追的鐵證。

 

下午第一節是班會,當我和池廷回到座位旁邊時,周品妤露出狐疑的表情,好似正要開口問我什麼時,何代三剛好到教室。

按照以往無聊的流程,檢討哪裡環境區域打掃不乾淨,誰又被糾察隊登記。

何代三拿起另外一張紙,照著紙上內容念,:「另外,期中考前學校有舉辦英文話劇的活動,參加人數2~5人,主要內容就是演一齣英文短劇,時間大約十分鐘,故事可隨意發揮……說到這裡,有沒有人想參加?」

台下鴉雀無聲。

甲同學舉手說:「老師,那時候快要期中考了,能不能不要參加?」

何代三點頭稱道:「你說得也沒錯,學校出這什麼爛活動啊!在期中考前弄這個是要影響學生考試的士氣嗎?好,我答應你們,如果參加的話,我就一口把這張報名表吃掉。」

大家鼓掌叫好。

這件事就這樣沒有結果的結果,何代三繼續下一個議題,誰知道隔天,何代三的數學課,他竟然又提起這件事情,而且態度完全180度大轉變。

 

上課鐘響,有許多同學還趴在桌上補眠,我和池廷閒聊,教室外面的走廊忽然刮起一陣肅殺氛圍的旋風,我驚覺不對勁,抬頭看窗外的天空是烏雲密佈,同時還聽見幾條狗對天悲鳴的叫聲。池廷和我都有同樣的感覺,停下閒聊的動作,緊繃神經,觀察四周,而我的手正在微微顫抖,不─是課桌在顫抖,很明顯是有名非地球生物的怪獸正朝著教室接近,咚─咚─我聽見那沉重的腳步聲,我的視線專注在教室前門的地方,不敢呼吸。

突然一個龐大的身影踏進教室,眼睛閃著冷冽光的光芒,這、這不是何代三嗎?只不過上一堂數學課何必搞得殺氣騰騰?

我才想鬆一口氣時,老師將課本離講桌十公分,直接鬆手後,課本垂直落下發出沉重的巨響,嚇醒還趴在桌上睡覺的同學,班上所有人肅然起敬,腰都挺得直直的看著正在低頭的何代三。

「我們……」何代三開口了,眼睛冷冽的光芒還沒消失,嘴裡冒出陣陣的白色寒氣,緩緩的說:「我們要參加英文話劇!」

台下所有人一片驚呼。

「老師,你昨天不是說如果要參加就要把報名表吃掉?」甲同學又舉手發問了,你真的好勇敢啊!

結果換來何代三一個狠瞪,「如果不參加我就先把你吃掉。」

當然,何代三出爾反爾的行為換來台下一片噓聲,大家用嗚嗚的美式嘲諷。

「不要噓!不要噓!」何代三被噓了之後氣勢減弱,終於道出原委,「不彷告訴你們,我今天被隔壁班的老師酸了一頓,因為我要將報名表拿去碎紙前被看到,四班的導師竟然用一種鄙視的語氣說我們班怎麼這麼沒團體榮譽心,該不會就只會死讀書剩下的都不會吧,換作是你們聽到這種話難道不生氣嗎?」何代三說得越來越氣憤,「所以!我們要派出本班的精銳部隊去搶第一名。」

台下又是鴉雀無聲,每個人都用冷淡的眼神看著何代三。

「老師,那我們有什麼好處?」做我身後的池廷舉手發問了。

何代三舉高雙手,由上而下的雙掌拍桌,怒斥:「難道妳們都不生氣嗎?人家已經看扁你們了!」

「老師,現在是高EQ的時代,何必跟那種人計較呢?這樣不是顯得自己格局很低嗎?」池廷又反問了。他相當理智,不會被花言巧語給蒙騙,更不會被私人情緒牽著走。上啊!為了本班同學的福利就靠你了!

「賴池廷同學。」何代三收起壓在講桌的手掌,表情不再暴躁,他知道用這招沒效,只能改為利益談判,「那我知道了,不然第一名我請全班喝清心福全。」

台下又是一片美式嘲諷wu─wu─wu─wu─的噓聲。

何代三舉手雙手投降,「好!好!好!那就麥當勞套餐任選。」

台下不約而同的拍手鼓掌代表一致通過。

何代三欣慰的點頭表示感謝大家,但其實心裡應該是幹得要死,正為荷包淌血吧。

 

「那我們來挑選吧,有誰要自願?」何代三數學課不上,現在就直接挑人選,台下又是鴉雀無聲,同學們互相看來看去,就是沒人要當那斯巴達的三百壯士。就這樣又沉默了五分鐘,何代三又開始怒斥:「好啊!剛才這麼會討好處,結果現在沒人自願站到前線!大家是想隔岸觀火、坐享其成啊?那沒辦法啦!那老師現在就來找替死鬼。」

何代三拿起點名版,眼神游移不定,畢竟才剛開學不到一個月,他也不知道同學們的專長,最後他放棄的丟下點名版,瞪大眼睛從左而右的掃視班上每個人,我們每個人幾乎都和他對到眼,這時候就不要顯得畏懼的正眼對視。何代三的視線停在我這塊區域時,被我觀察到嘴角有些微的情緒變化,彷彿是心理有底了,該死!那個是什麼表情,拜託不要啊!我真的只想隔岸觀火、坐享其成啊!

 

但何代三的視線回到講桌上的那個籤筒,全班的籤都放在那裡,啊!難道他想用籤筒來決定人選嗎?這樣也好,至少是給上帝來決定我的命運,還有很大的機會可以搏,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

 

「好吧,老師還不是很認識你們,那精銳部隊的選擇權只好交給上帝。」何代三將手伸進籤筒,隨意抽起一隻籤,隨後馬上叫道:「哎呀!陳士育同學,就是你了。」

靠么!老師你籤上的名子根本連看都沒看啊!

同學一陣爆笑,而我嘴巴開到下巴已經掉到地上了。

老師又陸續抽了兩隻籤,也是連看都沒看就直接叫了兩個人的名字:「剛好都是士育旁邊的人喔,周品妤、賴池廷,唉!我說士育啊!你今天走狗屎運,要不要去買大樂透?」

可惡,我現在只想拿狗屎扔你。

 

「老師,我有異議。」池廷舉手發問了,「我要求驗籤。」

「驗籤?我還驗牌勒!你當你自己是周潤發演賭神啊?」何代三得意的揚起嘴角,「抽籤只是開個小玩笑,其實老師是用心良苦啊!就在看點名版的時候,忽然想起來陳士育同學和我說過他的英文好到都能用來回答數學問題,而賴池廷你思路清晰反應很快,這都是理想人選。」

 

「老師,那為何要選周品妤呢?」我幫品妤發問,因為我已經看到她和我一樣是一臉尷尬。

「喔,這個嘛…」何代三的手指正搔著自己的下巴,似乎猶豫該不該說,但他還是說了,「因為評審老師都是男性,所以要祭出美女牌的策略,就用三十六計中的美人計,這還不勝券在握?我要看著四班的老師怎麼輸的。」

「但老師,我的右手還打著石膏,要怎麼演話劇?有什麼角色是右手有打石膏的嗎?」

何代三不為所動的說:「你不是說過一個月左右就復原了嗎?別這樣,要有團體的榮譽心,全班的幸福就在你們三個人身上了。」

台下開始一陣騷動,何代三擺手示意不要講話,抬起左手看錶,驚呼道:「糟糕!都這麼晚了,那我們直接來隨堂小考吧。」

不等台下的噓聲,我自己就先舉手發問:「老師,這堂課沒有教任何進度,要考什麼?」

何代三微笑,「就從上次教的再延伸出來,我可是數學界的超級新星,信手拈來都是題目,我倒要看看還會不會有人兩題都不會寫。」

「但、但有人需要…今天就馬上留下來開始討論英文話劇。」我的聲音在發抖,額頭又滑出一滴冷汗。

這次何代三頭也不回,身體朝著黑板已經開始用粉筆在寫題目了,「喔,那正好,就邊掃地邊討論吧,多活動身體可以促進血液循環,或許在討論時會激發出更棒的想法也說不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