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16)

(16)

話劇工作分配是這樣的,我擔當彼得潘男主角的演出,品妤則是溫蒂女主角,佳蓉飾演劇中溫蒂的母親。那池廷呢?他安排自己是導演兼配樂兼旁白。我向他抱怨,你會不會過得太爽?而且旁白加配樂是怎樣,坐在旁邊邊彈樂器邊說話嗎?

「你不知道奧斯卡金像獎連音樂都有獨立獎項嗎?由此可見,配樂可是在戲中佔了一席之地啊。」池廷把我的掃把拿走,手臂直接搭上我的肩膀,聲音變小,「而且這是在給你接近班花的機會,懂嗎?」

「喂!我說過沒有其他想法啊。」

「有沒有其他想法,試一試就知道了。」池廷鬆開手,又把掃把塞回我手裡。

我在掃地的時候,池廷安排佳蓉和品妤對戲,大約十五分鐘就結束了,池廷不但要求咬字要清晰,還有肢體和舞台走位都必須配合劇本走。佳蓉彷彿就是為了溫蒂的媽媽這個角色而生的,舉止輕柔,不只是把劇本背出來而已,表達對女兒的擔憂和愛護的情感,這和池廷想像中的角色完全同步,排演三十分鐘內池廷就點頭過關。反倒是品妤,咬字和其他技巧上完全沒有問題,但就是少了一種情緒,顯得有點生硬,池廷一直搖頭,也說不上和佳蓉有哪裡不同。

品妤皺起眉頭。

「喂!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啊!而且品妤台詞這麼多。」我喊卡,替品妤講話。

「不行。」池廷搖頭,「如果這樣就過關了,那我們前面還這麼努力寫劇本和翻譯幹嘛?」

我吁出一口氣,做不出任何回答。

大家沈默不語,氣氛低迷。

 

「大家都在認真練習啊!」何代三忽然出現在教室門口,手裡除了資料夾,還有一袋鋁箔包飲料,「我來檢查士育有沒有認真掃地,順便帶飲料給你們喝….」何代三一下子就察覺氣氛不對,就開始瞎說笑話,把飲料塞到我們手裡後要我們回家好好休息,不忘訓勉我們:「有時候太嚴肅做一件事反而會搞砸,回去好好想想哪個環節不對,互相溝通、解決問題,這才是學校要教會你們的事情,若遇到不熟的地方就不斷地反覆練習。」

 

離開時,大家只有互道再見,沒說別的話,這讓我非常擔心,品妤沒上即時通,佳容和池廷狀態掛忙碌中,害我茶不思飯不想地敲江閔軒即時通,將今天排演的事情經過鉅細靡遺說一遍。

江閔軒:「是你想太多啦!」

陳士育:「但大家離開教室的時候一句話都沒說,氣氛很糟。」

江閔軒:「你心臟真的很小顆,麻煩請相信你的團隊,還有想想你自己能做些什麼,好啦!我不管你了,我要開始思考追求夏達莎的作戰計畫。」

訊息才剛從最底一行跳出來,狀態立即變更為忙碌中。

 

接著連續兩天,話劇進度表上都是寫休息。

我知道,因為我看了好幾遍,只是需要一些事情轉移注意力罷了,一想到江閔軒說的話,我是覺得自己該做些什麼。

我回頭看池廷,他今天都保持沉默,品妤也是,從早上到下午都是安靜的一天啊!就除了台上老師的聲音。我仔細觀察他們兩個人的表情沒有多餘的變化,讀不出來是否有將昨天的事情放在心上,搞不好真的是我想太多了,但─我是該做些事情了。

我拿不要用的計算紙寫下訴求,趁著老師轉頭過去寫黑板時,學《第一神拳》裡的間柴,勾出一道閃電拳,劃破風聲將計算紙精準地放在品妤桌上,原本抬頭抄筆記的品妤先是給我一個驚訝的眼神,視線才回到桌上的便條紙上。

「今天可以留下來陪我練習話劇嗎?昨天沒掃地沒機會練習到。」

雖然我是側著,但仍感覺到品妤讀完紙條後由朝我這邊看一下,接著我聽見原子筆在書寫的聲音。品妤學我趁老師轉頭寫黑板時,將紙條扔給我。

「可是我今天校刊社有事…」

不塊是品妤啊!行程滿檔,和我這種成天只會打混的平凡學生就是不同,但這就是展現自己決心的時候。我振筆疾書,等了十分鐘老師才又轉頭寫黑板,閃電拳二度擊發。

「沒關係,我等妳。」

「^v^」

最後回來的是一個大笑臉,是代表答應囉?女生真是奇怪的動物,也不說個確定答案,只回一個笑臉是要讓我猜嗎?好啦!不管了,反正我當她是答應了。

 

放學時間,校門口擠得水洩不通,同學們魚貫而出,教室又剩下我一個人,沒事可做之下我又開始讀起日文口袋書,文字真的很奇妙,不管是心浮氣躁、人生鼎沸的場所,只要讀起文字,就能讓我沉澱心情,築起自己的小世界,阻斷身旁所有雜音,遨遊在書中每一段的句子裡,書本彷彿會說話,每當我視線落在哪段句子中,它就會傳達聲音進入到我的心裡。

 

突然有人拍我肩膀,一股電流貫穿我全身,眼前的文字世界霧化,靈魂彷彿從另外一個世界抽回來,這世界上能發出這麼強的電流只有一個人。

「你讀得好認真,叫你都沒反應。」品妤手裡捧著資料夾,表情顯得心情不錯。

「喔…其實我在睡覺。」

「騙人,你眼睛是張開的耶!」

「三國演義的張飛不也是睜開眼睛睡覺?」

「但你現在是彼得潘。」品妤將資料夾放進抽屜,又從抽屜抽出英文話劇的劇本。

 

品妤表演的生硬感明顯減少許多,我和她對練了四次,這之間沒有太多的差異,每對練完一次,我和品妤都在各自的紙上寫下對方可以改進或加強的地方,直到天黑了,晚上七點多,高年級的晚自習時間已經開始,我們才停下來檢討剛才的對練。

我看著自己手上的紙張,滿滿的都是需要提出檢討和改進的文字,我是不是吃到池廷的口水啦?那不然我先讓品妤分享她覺得需要檢討和改進的地方。

「品妤,妳覺得剛才我們哪裡需要改進?」

品妤將紙張翻過來給我看,我倒抽一口氣,因為整張空白。她接著嘟嚷的說:「你說起英文的口音就像外國人,而且表情生動流暢…我真的不知道還有哪裡需要加強…。」

我低頭看了自己手上滿滿都是品妤需要檢討的缺失,我二話不說的把紙對摺在對摺收進口袋,思考如何將所有的缺失整理較為簡潔的字句,怕會傷到對方,品妤一直盯著我,試圖從我的表情中得知什麼訊息。

 

我沉吟半响,才說:「妳表演時沒這麼生硬了」

品妤展露笑顏,「謝謝你,我昨天回家後對鏡子練習好久。」

「但…。」我轉換語氣。

「但是什麼?」品妤的表情又變了。

「我覺得妳可以在更自然一些,就是…來!妳眼睛先閉起來。」我想表達更清楚,用手勢要品妤閉眼,她緩緩的閉上眼睛,細長的睫毛微微顫抖,我接著說;「我總覺得妳可以更融入溫蒂這個角色,她的一舉一動、聲音、氣味,溫蒂這個人除了和彼得潘在一起之外,都還會做什麼事情,這麼溫柔的人,應該會喜歡種花、抓蝴蝶、聽故事,心中會描繪什麼夢想,遇到挫折會有什麼反應

「有了這樣的延伸,會使你更融入這個角色,就好比我,每天在睡前閉上眼睛時,就在心中揣摩,如果自己是彼得潘,會喜歡玩什麼、吃什麼,如何抗拒長大,用什麼樣的心情喜歡溫蒂…」

我說到這,品妤眼睛忽然張開,我立即和她閃亮的雙眼四目交接,彷彿有股電流在空中擦出火花。

啪擦─

那股像黑洞般的雙眼是怎麼回事,好險!好在我功力深厚沒辦法直接將我的魂魄吸走,莫非是失傳已久的吸星大法?原來品妤用學生身分來做掩飾,私底下竟然是武功高強之人?!該不會笑傲江湖中的逍遙子也潛伏在這間學校吧!

「士育?」我從金庸的武俠世界回神過來,發現品妤正在叫我。

「怎、怎麼了?」

「你剛才說…」品妤欲言又止,話說一半就停。

「嗯?」

「那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喜歡、喜歡溫蒂?」品妤臉頰一紅,很努力的擠出完整的一句話。

「啊?妳說喜歡?」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從品妤口中對我說出喜歡這兩個字,換我開始緊張,一陣雞皮疙瘩從腳酥麻到頭皮,我用手爬過頭髮,左手腕明顯碰到耳根子,它正在發燙,我思考該怎麼解釋,雖然那個喜歡表面上是對我說,但字義上是在問彼得潘啊!我是在緊張個屁!

「就、就、就…,」我連續跳針三次,才回復正常頻率,「就是一隻小鹿在那邊活蹦亂跳的感覺。」

「恩?」品妤皺眉,樣子真的好可愛。

「就是小鹿亂撞啦!」我叫出來,品妤放聲笑出來。

因為品妤的笑聲又激起我搞笑的慾望,我決定延續上次何代三站在旁邊喘的笑話,接著分享最近在學校發生的趣事,包括中午為什麼我和池廷都會不見蹤影,因為我們陪江閔軒跑去音樂館偷看他暗戀的同學彈鋼琴,還被糾察隊追著跑。

「可以跑?」品妤張大嘴巴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對啊!就不要被追到就不會被記學號了,而且糾察隊跑步的姿勢非常奇異。」我一邊說還一邊模仿糾察隊的動作,品妤直呼我騙人糾察隊怎麼會用這麼奇怪的姿勢跑步,但自己卻又笑得合不攏嘴,看到她笑得這麼開心,我也不知道為何,就是好喜歡看著品妤一直笑個不停,她的快樂因子都來自我,這是一種成就感使然嗎?不,當時的我懵懵懂懂,是過了好久好久以後才知道是愛情在作祟。

我又繼續和品妤說了很多趣事,我們兩個人不間斷的大笑。

「我笑得臉頰好痛喔!」品妤已經沒形象的一手撐著桌面,笑到彎腰,揉了臉頰,又說:「士育,為什麼你這麼愛搞笑?」

「因為我喜歡看妳笑啊!」

我下意識地說完後又繼續放聲大笑,但幾秒鐘後才察覺教室內只有我一個笑聲,奇怪?怎麼只有我的笑聲,覺得不對勁,抬頭一看,那是我第二次看見品妤有那種表情,第一次是在我翻譯劇本的時候,瞳孔裡閃亮著奇異光芒,出乎意料的那種驚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