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24)

(24)

「你有沒有搞錯?你選自然組?」中午依然的老地方,江閔軒在聽到我二年級的類組決定選自然組後,他難得露出激動的神情,還痛批我是不是頭殼燒壞了。

「我想士育有自己的理由吧?」池廷維持一貫理性的態度,但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等待我的合理解釋。

「我想我是被你們影響了吧。」我用手抹去額頭上的汗水,「如果是以前的我,會循規蹈矩的按部就班過生活,選類組的這件事,一定二話不說選社會組,那之後我可以過得很輕鬆,甚至輕鬆考上國立大學的外文系,畢業後當翻譯、老師…。但自從認識你們後,我開始學會自己創造規則、擁有叛逆精神,如果人生隨遇而安不做一些瘋狂的事情,那這個青春顏色就未免太單調了,我想要多一些的挑戰,去做自己從來不會想做的事情。」

「例如去讀自然組?」江閔軒問。

我點頭。

「士育,我問你,自然組是不是有你非去不可的理由?」池廷接著問。

我又點頭。

「應該是因為什麼事情才會想讓你想冒險做這件事情,或是因為某個人?」

我這次沒有點頭,遲疑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知道了。」池廷斬釘截鐵地說:「你是為了周品妤。」

我微微一驚,靜靜地看著池廷,江閔軒則是下巴掉到地上。

「你那天問我完要去哪個類組後,你也問了品妤對不對?因為你問完後那天下午就結一個屎臉,還把餅乾送給我吃,我還想你是不是生病了,那這樣就水落石出啦,哈!」池廷用中指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框,推理的模樣簡直像福爾摩斯的華生,不斷的突破盲點,但我現在氣得只想突破他的盲腸。

江閔軒不受池廷吐槽的氣氛影響,認真地拍我肩膀說:「那你真的是很喜歡品妤,因為你都願意拿出勇氣做這麼冒險的事情…我真的發自內心的感動。」

「江閔軒,我也覺得你真的很喜歡夏達莎,只為了看她一眼,每天都冒著被糾察隊追殺的危機跑到音樂館來。」

我也搭上江閔軒的肩膀,自然流露英雄惜英雄的悲壯感。

「一個每天就躲在旁邊偷看不敢出手,另外一個連基本聯立方程式都不太會算還要進自然組,拜託!你們兩個人可以醒醒嗎?」池廷當頭棒喝,一棒又把我們打回現實。

我立即撤下搭在江閔軒肩上的手,改搭上池廷的肩上,語氣不太像懇求,「所以啦!我知道池廷大哥擁有數理優異才能,希望您能打通我的任督二脈。」

「我看你這個樣子使出我畢生的功力或許都不一定能辦到。」

「那不然喊個價碼。」我誘之以利。

「喔?」池廷又用中指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框,「其實助人為快樂之本一直都是我的宗旨,更何況是自己兄弟有難,我必定是拔刀相助,那不然一份台塑牛排吧?」池廷雖然是我的好兄弟,但不塊是崇拜功利主義的混蛋。

「台、台塑牛排?可以換我家牛排嗎?」我試著殺價。

「哎!士育,你不要誤會,要打通你的任督二脈是非常耗費體力的一件事情,這必定使我元氣大傷,不是我要獅子大開口,台塑牛排是要給我補身子用的。」

混帳啊!虧你剛剛說拔刀相助什麼的狗屁倒灶,我雖然很想後退幾步後助跑給池廷一記飛踢,但為了拯救我的數學,我也只能堆滿笑臉和這位混蛋道謝。

「成交,如果有我進了自然組就一份台塑牛排,沒有的話就是我家牛排。」

「好,你放心吧,我會挪出假日幫你進行特訓,先從隨堂考開始下手,我當然也會一併幫你猜題。」池廷握住我友誼的手,鼻子噴氣自信滿滿。

「池廷,另外我還有一件…」

「哎!」池廷打斷我說話,伸出食指在我眼前左右搖擺,臭屁的說:「現在請叫我老師。」

雖然我的額頭上已經冒出青筋,但我還是和顏悅色地說:「老、老師,我還有一件事情要拜託您。」

 

下午的第一節課鐘剛響,班長又把大家吵醒,開始收取二年級的類組表。今天品妤心情似乎不錯,會主動找我和池廷閒聊,我也是努力的搞笑,也許品妤也感受到我們相處時間正在不斷的流逝,把握時間就和我們閒聊,我和池廷就像日本說相聲的藝人,有默契地互相吐槽搞笑,直到話題忽然轉向,品妤問:「池廷,你選自然組對不對?」

「對啊!」池廷點頭。

「我聽說很多人都選自然組。」

「沒錯,因為這間學校就是以理科聞名,八九不離十之後自然組應該是會舉辦考試。」

「你成績這麼好,都不用擔心。」品妤苦笑,轉頭看我,意有所指地說,「士育也不用擔心。」

「我只要擔心以這樣的能力進去社會組後,會不會一直當第一名。」我臭屁的說。

「那我看我也轉去社會組好了。」池廷不悅的說。

「你們好卑鄙,丟下我一個人,那我也要去。」品妤嘟嘴抱怨。

 

「你真的不把這件事告訴品妤嗎?」今天數學課的隨堂小考,我又兩題全錯抱蛋歸西,我留下來掃地時,池廷坐在位置上,還在想著中午我要求他保守秘密的事情。

「當然啊!」我將畚斗的垃圾倒入垃圾桶,「你想想,如果我考中了,升上二年級,報到的那一天,我依然出現在自然組那邊,這份驚喜絕對讓她大吃一驚。」

「你現在直接告訴她類組表已經選了自然組,她就一定會非常感動了。」

「不!那樣不夠爆炸性。」我已經把掃具歸為完畢,坐到池廷前面,「所以,師父啊,我們要從哪裡開始?」

池廷拿出近期的數學筆記,他知道從頭再來學已經來不及了,乾脆先從何代三的上課內容開始下手,先讓我脫離每日零分的窘境,接著依照我進步的速度下去調整學習內容,所以池廷先丟出近期的數學筆記,逼我剛開始先死背也沒關係,只要解答幾次之後,就能將那個公式融會貫通。

經過校後的兩小時特訓,那天回家,我拿出白色布條並且寫上「必勝」兩字,綁在額頭上,連電腦都不開,就關在房裡狠狠給它算三個小時的數學題目,布條上的「必勝」兩字早已被我的汗水沁濕,腦袋裡兵兇戰危,而我的身體外面,早已汗流浹背。

哈哈哈!今天何代三隨堂小考的那兩題我終於解開了,即使把我的眼睛矇住我也會算了,連池廷抓出的題型我也一併練習完畢。我站起身來,熱血的一拳貓向天際。

我要挑戰不可能。

我要在世界中心呼喊數學!

 

果不其然,立即見效。

幾天後的數學隨堂考,其中一題的題型就和池廷猜得差不多,只是數字不同。交換改考卷之前,我就先用紅筆在考卷的右上角寫上阿拉伯數字「50」,神色自若的把考卷遞給品妤,她果然吃驚得張大嘴巴,不禁拿起筆啪啪啪的在我考卷上頭寫字。

「不錯喲!你不用再吃鴨蛋和教室的灰塵了。」然後50分的下面多了一個笑臉,雖然文字帶著吐槽,但我從文字能讀出她打從心底替我高興,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比得上被喜歡的人注意到的喜悅了。看到這行話,我又是熱血的一拳貓向教室天花板,「我要在世界中心…」眼看著已經蓄勢待發準備喊出招牌口號。

池廷忽然從我身後丟出一張小紙條。

「白癡!第二題不是有教你公式嗎?怎麼變個題型就不會了!拜託請用點腦袋。」

啊?不、不是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