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25)

(25)

星期日,地點是台中圖書館,天空完全沒有陽光,漆黑的雲層厚得快要壓到城市街道,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我頭上已經綁好「必勝」的白布條,,池廷守時的在圖書館門口等我,手上還拿著英文日報,全身散發菁英氣勢的光芒,他向我招手,江閔軒已經在裡面佔好位置,一包面紙和半截的蜻蜓排橡皮擦就目中無人的霸佔兩個位置,我說江閔軒,你沒發現其他人一直用白眼看你嗎?

特訓展開,池廷拿出獨家私藏的武林秘笈,池廷也不管我的數學底子高低,硬是逼我直接學高難度的題型,就好比連馬步都紮不穩就要直接學火雲掌的一樣逞強,額頭上的白布條「必勝」兩字再度被汗水暈開。圖書館的窗戶忽然透出一道閃光,伴隨著第一道閃電後,轟隆的聲音震得窗戶吱吱作響,我忽然喉頭一緊,直接咳出一團血,很明顯用速成的方法的結果會造成走火入魔的風險,但我的眼神依然堅強,不畏數學強敵努力搏鬥,我也忘記時光的流逝,滴水未進,不知道和數學題目戰了幾百回,畢竟我和數學積了這麼多的恩恩怨怨,至今是該做個了斷。

直到窗外的天空露出一道曙光,緩緩地灑進圖書館內,圖書館的人不可置信地抬起頭,剛才的恐怖雷聲逐漸遠去。一個奇蹟降臨在我身上,我彷彿就像金庸的天龍八部中的虛竹和無崖子,池廷將幾十年的功力傳於我,不可思議的打通我的任督二脈,叮的一聲我突然豁然開朗,頭上閃著一道潔白的聖光,我就像駭客任務中的尼歐能直接看到程式碼中的完整結構,既然原形畢露,我就沒什麼好怕了,我振筆疾書,終於明白數學解題的重點不是拼命死背公式,而是在於每條公式的運用概念,像樹枝的串流網一樣做連結。

思維開竅的我,就像數學的音樂家,把公式當成音符,用一種完美流暢的節奏將公式錯落於每道題目中,從此以後,我不用再對數學忍氣吞聲、我不用再被何代三羞辱、我不用被叫數學肉腳,以後我要堂堂正正的做人,眼前露出一道亮光,我已經看見美好未來。

「士育…你怎麼會考上自然組…」品妤又驚又喜的張大雙眼看著我。

我牽起品妤的手,深情款款的說:「這一切當然是為了妳。」

「士育…」

「品妤…」

我忽然被巴了一下頭,美好畫面頓時間灰飛煙散。

「我跟你講過幾遍了!有些題目會有陷阱,你要注意看清楚在選擇怎麼解題啊!」嚴厲的池廷直接在我的題目旁用紅筆打了一個大叉叉。

江閔軒早就與世隔絕的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十一月已經明顯感覺到冬天的腳步,制服從短袖變長袖,也強制規定要打領帶,而我在數學強者的特訓之下,也脫離放學時間被留下來的名單中,老師還特別致電給我家人,誇讚我最近變得很用功,數學進步幅度是班上最大的。父母感動倒認為是祖先顯靈,有保佑到兒子遇到一位好老師。

真是大錯特錯,讓我產生化學變化的是品妤,而不是何代三這兩個字。千萬不要在禁止學生之間談戀愛,它反而成為你進步的動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