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27)

(27)

我距離品妤不到一公分,彼此靠得很近,我們兩個人的視線都在桌上的英文講義上,但她柔亮的黑色長髮就在我耳邊,髮香弄得我意亂情迷的,對一名正值血氣方剛的高中生來說,這可不是正人君不君子的問題啊!

「喔、喔,你不、不用緊張沒關係,benefit作為動詞時、時候是…是指『使獲益』,或加上『from』就是指『使…得到利益』的意思。」我在測驗紙上邊書寫邊解說,我發現自己握筆的右手手心在冒汗,好不容易克服的猛爆性結巴又出現了。

品妤抬起眼睛看我,說:「我沒有緊張…只是我覺得你比較緊張。」在這種近距離下,被品妤的雙眼直接盯著看,兩人目光紮紮實實的在空中交會,連同髮香一起形成無形電流正攻擊我全身上下的感官,逼得我倒抽一口氣低頭把視線上在英文課本上。

「你是不是真的很緊張?你看紙張都濕掉了。」品妤發現我的手汗已經沁濕桌上的測驗紙,她彎身從書包裡拿面紙。

我在空中甩手還噴出幾滴汗水,尷尬的說:「啊哈!醫生有說過,我右手脫臼後近期會有冒汗的後遺症,我先去洗手間,妳休息一下。」說完,我就推開椅子操手刀奔去洗手間。

「脫臼後所造成冒汗的後遺症,我還真能掰啊!」在空無一人的男廁裡,我一邊哀號,一邊用肥皂搓手掌。

我從男廁走出來時,剛好佳蓉從樓梯口上來,動作不疾不徐很優雅,見到我也是謙和有禮的打招呼:「嗨!妳怎麼還沒回家?」

「喔,我留下來念書。」我直接把手上的水漬抹在制服上,「妳怎麼還沒回去?」

「我要去補習班,結果講義忘在抽屜。」佳蓉俏皮的瞇起眼睛,肩膀上還背著書包。

我和佳蓉一前一後的走進教室,佳蓉見到品妤後,臉上雖然掛著微笑,但酸言酸語說:「品妤妳也在這?原來你們兩個一起念書,感情真好。」

我和品妤互相對望一眼,她眉頭一皺,我馬上接話:「就互相研究功課而已。」

「那妳們加油囉。」佳蓉臉上仍然掛著微笑,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幾本書後就離開教室,我和品妤沒有話題停留在佳蓉身上,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英文題目上,直到我的肚子提醒我時,我才察覺已經晚上七點多,品妤發現我在看錶就貼心的問:「士育,你會不會餓?」

「哼!開玩笑,男子漢怎麼會在意那種小事。」我才臭屁的說完,肚子就不爭氣的咕嚕慘叫一聲,丟臉的不是肚子餓,而是肚子叫的聲音還被品妤聽見。

 

校門口大門關起來,我們兩個人從警衛室的小門走出來,警衛伯伯正在看無聊的綜藝節目連瞄我們一眼都沒有。

我們兩個人站在校門口前。

這次我鼓起勇氣直接問:「要、就是要一起吃個飯再回家嗎?」

「對不起。」品妤說,「我要回家吃。」

「好、好啊!那你要怎麼回去?」我立刻將話題轉向掩飾我的失落。

「搭公車。」品妤指向左邊的大雅路。

「那一起走過去吧。」

這短短的300公尺的距離,那是我們第一次單獨肩並肩走路,我算過是花了338步走到大雅路上的公車站牌,我忘記這338步之間我們都聊些什麼,我就是拼命說些搞笑無關緊要的事情,除了幾個店家和網咖內有學生,這路途上只有我和品妤的笑聲。

走到公車站後我們和人群一樣站著等,頭都朝同一個方向,期待自己心中的那輛公車出現在車陣中,我和品妤一直閒聊,直到她的班次到了,才跟我說再見,最後還說:「士育,今天謝謝你唷,我到烏日的班次三十分鐘才一班,沒想到你的比我更久。」

我學池廷吐槽的嘴臉,說:「嘖,我的班次誤點了啦!反正台中公車會誤點不讓人意外。」

「呵呵,再見。」品妤對我揮手,然後走上公車,接著後面排隊的人依序上去。

「再見。」我就站在原地目送品妤離開。

或許品妤心裡也猜到,我剛才的班次已經來了兩班,我只是在爭取和她獨處的時間。

我寧願錯過公車班次,也不願錯過和妳獨處的時間。

到了第二次放學後留下來讀書,就發生怪事。

我和品妤一樣七點多離校,沿著英士路走,剛好有幾位學生從網咖走出來,那制服就不是二中的學生,卻大剌剌的穿制服騎上機車,剛好有一位男生看到我們,我才剛覺得不太對勁時,三個人兩台車呼嘯一聲就騎到我們面前,我和品妤也只能無奈地停下來。

「喂!可以交個認識朋友嗎?我們現在要出去玩,要不要一起去?」染得一頭亮色金髮,一臉跩樣,右腳的褲管捲起來,腳踝上有類似圖騰的刺青,只有捲起右腳的褲管似乎是刻意要讓人看到他有刺青,他笑得很壞,後座沒載人的痞子完全無視我的存在,直接開口邀約品妤。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拉住品妤,就要朝另外一個方向走,一句話也不開口。

「媽的!不理人是怎樣?」雙載那輛後座的男生對我喝聲,「還是說你是她男朋友?」

既然無聲勝有聲沒用,對方又是騎機車,逃也逃不了,很明顯就是想找麻煩,以一般常理,對方人多勢眾,以寡敵眾不是上策,我應該先裝出一臉客氣的模樣,用話術讓品妤順利脫身,但心裡也不知道哪來的一股莫名火,直接回嗆:「對啊!我是她男朋友,所以不方便和你們出去玩。」

「你他媽我是問女生又不是問你。」金髮的痞子被我惹火了。

「問誰都一樣啦!」

金髮痞子也沒將機車熄火,直接停著後,人就走到我面前來,距離我不到三步,「不然你現在是想怎樣?」

我把品妤拉到我身後,回嗆說:「我才要問你現在是要怎樣?」

「你…」金髮痞子開口說第一個字,我的右拳已經砸在他的臉上,這拳並不重,他嚇得後退幾步,我右手瞬間疼痛,麻了好幾秒幾乎要沒有知覺。另外兩個男生見狀立即下來要幫忙,我已經抱著犧牲自己的決心爭取時間,反正一對三本來就沒勝算,我的重點本來就在於把注意力轉移到我身上,他們自然就忘記品妤的存在,我想這次應該不會只有右手脫臼這麼簡單,只要能在喜歡的人面前耍一次帥,那就夠了。

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我看見一個物體非常快速的從我身邊飛過,狠狠砸上雙載的兩人其中一人胸口,他哀號一聲向後跌坐,把機車都弄倒了,只聽見那個人躺在地方發出細碎的聲音表達疼痛,我看見清楚地上有一個黑色大鎖,鎖機車用的大鎖,或是鎖腳踏車用的。

我和金髮痞子都傻住了。

「人多欺負人少啊?」我身後傳出另外一個凶狠的聲音,我也不顧敵人在我眼前,直接回頭看去,大約有四、五個男生,制服和我一樣是二中的,但看見帶頭的人,我嚇得下巴幾乎要掉到地上。

金髮痞子一語不發的慢慢向後退,他眼神沒有恐懼,而是努力吞進受到的屈辱。

兩台機車揚長而去,三個人的身影從此也沒再見過。

 

「沒事了。」帶頭的人走到我身旁,說。

「恩,我知道。」我的聲音相當低沉。

「你說你知道,但你的拳頭還沒鬆開。」帶頭的人輕笑一聲。他的個子不高,一樣小平頭,唯一不同的是鼻樑上多了一條疤。

我做了一個深呼吸,試著把心情平復下來,緩緩地說:「說真的,你不穿糾察隊的服裝,我還差點認不出來你是誰,總而言之,謝謝你。」

小平頭呿的一聲:「你別誤會,那天你和另外一個人,叫江閔軒對吧?把我送到保健室還騙護士阿姨說我是自己跌倒受傷,好歹我也是糾察隊的副隊長,害我顏面盡失,你說說看現在要怎麼辦啊。」

 

語畢,我和小平頭同時笑出來。唯獨受到驚嚇的品妤還在狀況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