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32)

(32)

一進到教室我就萎靡不振的趴在桌上,早餐就直接被我扔在桌上一口都沒動,即使是老師開始上課了,我繼續趴著,有些老師會視若無睹,但有些老師則會不耐的問:「士育是昨天晚上是跑去當小偷了嗎?既然有本事熬夜就要有本事神采飛揚的上課。」

「老師,士育他不舒服。」池廷替我滅火,「他頭有點暈,連早餐都沒吃。」

池廷說得很有道理讓老師沒再繼續追問下去。

整個早上我就一直趴著,回想這一個多月我不斷的努力用功就為了克服自己在天生上的死穴,為了喜歡的人而努力是驅使我上進的動力,本來以為看見在榜單上的名子後,瞬間以為我又能坐在她身邊,離她最近的地方,但現在心中卻有很深的疑慮,一種看不見的黑影正在快速擴張,英文話劇賽後下定決心藉著得名後仗勢告白、用驚喜的方式和她同班…一次次把握住的絕妙機會換來的卻是擦身而過的絕望深淵。

可能是這一個多月我過得太緊繃,或是突然間失去在校的目標和意義,我像洩了氣的皮球,只能任由身體爛軟在書桌上,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我只想好好睡覺,最好是一覺醒後是剛開學不久,我和池廷、江閔軒都和糾察隊玩躲貓貓,我和品妤聊得東南西北暢談無阻,就像童話故事有一個完美結局都不會再變。

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偶爾聽見周遭同學聊天的聲音,然後睡著,突然又會偶爾聽到老師上課內容穿進我耳內,不知道這是不是在作夢,直到中午的鐘聲響,有人從旁邊搖我。

「士育,起來了。」

我想抬頭身體卻不聽使喚,手腳傳來一陣痠麻,該死!我睡了多久?我只能呢喃幾句後繼續趴著,叫我的人也不手下留情,乾脆把我整個人都抬起來,害我叫了一聲,手腳麻痺的刺痛感快速席捲全身。

「好麻啊…」我勉強擠出聲音,喉嚨非常乾澀。

「你都睡了一個早上了哪可能不會麻。」

我慢慢睜開眼睛發現是池廷,他拖著我去吃學校的招牌肉絲麵,但我才吃兩口就吃不下,告訴池廷,腦袋有些暈眩,沒什麼食慾。

池廷話比平常還多,但我沒仔細聽,午休鐘響依舊去老地方,我眼神失焦在蔚藍的天空,因為氣溫太低,我隨便呵氣都會冒出白煙,我的熱情就如同那一團團白煙消失在空氣中,我是位安靜的聽眾,池廷和江閔軒一直在說話,但我好像失去思考能力一樣,他們說的訊息進入我腦內無法正確地轉換成資訊讀取,我只是一直假裝在聽但實際上是看著天空發呆。

「喂!士育!」

「怎麼?」我忽然聽見江閔軒在叫我,回答時喉嚨有點乾澀。

「今天幹嘛一直不講話?」

「沒什麼。」我搖頭。

「在想品妤的事?」江閔軒不繞圈直接問。

我沒回答,迴避眼神算是默認了。

「你…」江閔軒才正要開口,池廷機警的拉住江閔軒的肩膀,示意他別再說,但江閔軒撇了一下把持廷的手甩開,繼續說:「那你有什麼打算?」

我沒回答,只有聳肩。

江閔軒的口氣開始變了,「我都聽池廷說了,品妤去了社會組,你進了自然組,你氣急敗壞後就自暴自棄的睡了一整個早上,上課時誰都不鳥。」江閔軒停下來,做了一個深呼吸後吐出一口混濁的白煙,平靜的問:「你要不直接找品妤告白?」

我聳肩。

江閔軒終於按耐不住脾氣,直接一掌推過來,我腳步不穩身子傾後撞到牆壁,對我怒吼:「幹!你最好就這樣一直廢下去,看了就讓人不爽!」

「關你屁事!」我也吼出來,「你不知道做了這麼多努力後,得到的回應卻是零,你懂那種無奈嗎?為什麼讓我在得到喜悅的那一刻就要被狠狠打入地獄,什麼叫努力就會有回報,背的那些名言佳句、論語都是些狗屁!」

「才遇到一點挫折就退縮,你他媽還算個男人?」我聽到江閔軒烙完這句話後,就一拳打向他的腹部,這是我們第二次打架,江閔軒反應很快就和我用力互毆,我腹部也是痛得快要嘔出東西來,但就是不知道哪來的一股怒氣,想找地方發,就是不斷的揮拳,池廷想把我們兩個人拉開卻也是當沙包挨了好幾拳。

「你們在幹什麼!」遠處聽見有人大喊,快速的衝往我們這邊。

然後我、江閔軒和池廷確認對方身分後,就不約而同的說:「幹!是教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