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33)

(33)

不管交情在怎麼深的朋友,都還是會有用拳頭溝通的時候,我們三個人努力向教官解釋,但教官就是一概搖頭要我們在記過單上簽名。

「陳士育…江閔軒…我們是不是在開學的時候,有在醫院見過面。」

我和江閔軒互看一眼,江閔軒嘴角和臉頰上都貼著OK蹦,我讀不出他在想什麼,相對我臉上也是貼著OK蹦,江閔軒也應該猜不出我在想什麼,糟糕!那待會只能見機行事了。

「其實都是誤會一場。」江閔軒搖手,想極力否認。

「我清楚看見你們三個人在打架,而且還是中午不睡覺選在那個沒有人的地方。」教官眉毛一抬,嘴角上揚的說:「難道是在談判?你知道這嚴重一點可以送去青少年輔導機構去,最好老實說。」

「談判只是教官你的幻想,這並不是拍福爾摩斯還是名偵探柯南。」好棒啊!池廷你突破盲點了,看穿居於上風的教官打算用引導式的質問讓我們掉入陷阱的方法。

「但我的推測很合理,也被我抓到你們在打架,最好誠實說出來。」看來這次教官逮到機會要洗刷上次醫院的恥辱。

我目前想不到更好的說詞,保健室裡的藥水味一直干擾我的思考。

「好啦,來,戴白色眼鏡的同學手伸出來給我看。」現在氣氛非常尷尬,保健室裡只有阿姨淡然的盡自己本分,她非常細心的幫池廷檢查哪裡有無瘀青,剛才江閔軒還朝洗手台吐了兩次,而我沒有並不是因為身體強壯還是剛才打架占上風,而是我一整個早上都沒吃什麼東西,就在洗手台前乾嘔幾聲占著茅坑不拉屎。

「所以現在誰都不肯說事實?」教官嘖一聲,放下手上的記事本,攤手說:「好啊!我陪你們耗。」

江閔軒也受不了,「就退一百步來說,當我們三個人是打架好了,就寫個悔過書做個勞動服務就好了嘛!」

「但我要知道原因,是不是約在那邊談判?不可能沒目的性的就打架打身體健康的吧?」

「說了N百遍不是談判啦!」我忍不住的說:「我們三個人平常午休就會約在那邊聊天。」

教官睜大眼睛,「你們平常午休都在那邊?」

「笨蛋!幹嘛講出來?」江閔軒暴跳如雷。

「不然有什麼辦法?不然你要跟著他面對面坐到放學喔?」我的音量跟著加大。

「反正你不是打算行屍走肉了?死廢物!有差這點時間嗎?就比氣長啊!你這麼窩囔難怪都一直不敢和品妤告白!」

「幹!」我衝動地站起來推了江閔軒一掌,他從椅子上跌坐到地板。江閔軒不惶多讓的快速爬起來後跟著右拳砸向我的腹部。

我們兩個人就很帶種的把教官當空氣直接當面對打起來。

保健室阿姨緊張的把器具都往旁邊的空間移開,教官不斷爆吼,但嚇阻功能已經無法阻止我和江閔軒的氣焰。

「幹!才遇到這一點小挫折你就放棄,你他媽的我看了真的很不爽。」江閔軒又吼又叫,拼命往我身體踹。

我挨了幾腳後抓到攻擊節奏,趁他又抬腳時,一個回身,一掌推倒江閔軒,他失去平衡往櫃子跌撞過去,但馬上又站起來。

我們兩個人站在原地氣喘吁吁。

我指著江閔軒,硬是忍住眼淚大喊:「你懂喜歡一個人後拼命努力從後頭追趕對方的心情嗎?」

「我懂啊!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沒辦法正確得傳達給對方,這種挫折我也常經歷啊!夏達莎多才多藝、氣質出眾,她甚至還有自己所愛的人,我只能從遠處默默的觀望,但我不也突破過來了?當你以為走到結果時,才發現自己還身在過程中的轉彎處,但我認為所有事情的發生都一定會有巧合!」

 

心中的怒氣慢慢漸少,有一滴眼淚從我的眼角沿著臉頰滑落,我的腦袋好像恢復以往的思考,呼吸順暢,情緒終於找到出口,我和江閔軒站在原地不動,就當我正要開口說什麼時,池廷拿起摺疊的塑膠椅,狠狠的朝我背後砸下去,我痛得立即在地上打滾,池廷扔下塑膠椅,冷冷的說:「抱歉喔!我是挺江閔軒的,我也不爽你這個態度。我可以確定你和品妤彼此的心意,而你不知道在窩囊什麼。」

 

我停下打滾,視線停留在天花板,幾秒鐘後眼淚潰堤混著鼻水號啕大哭,也不顧教官、阿姨、池廷、江閔軒他們正在看,我不斷流下喜悅的眼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