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36)

(36)

房間完全一片漆黑,黑暗中亮著一雙眼睛,就是我,身子藏在門後,利用門板當作遮掩物方便我觀察目標,反覆確認目標在沉睡中,我像忍著一樣躡手躡腳的靠近目標,心情五味雜陳,從小到大,這是我第一次動手,對不起,我真的是被錢逼到才會出此下下策。

不要猶豫了,慈悲這兩個字是無法在現實世界中生存下去的!

我暴吼一聲,徒手扣住目標,身體水平一百八十度快速回身,不留情的將目標摔向地面,直接重擊要害。

小豬撲滿破碎成好幾塊,硬幣漫天飛出,硬幣互相撞擊的聲音聽得讓我心碎,但!為了能看到品妤穿和服的模樣,我相信小豬你的犧牲是值得的,我從國小三年級就和你朝夕相處,我們之間的羈絆早就遠遠超過親情,小豬,我現在遇到金錢上的難關,你會挺我的對不對?

「小豬!我對不起你啊!」我雙膝跪地,對著房間的天花板悲天憫豬。

「吵到人了啦!發那什麼殺豬的聲音,你是唸書唸到發神經喔?」因為我喊得太淒涼,我媽還衝進房間裡罵我。

「我真的在殺豬啊!」因為太入戲了,我眼角還真的溢出淚水。

 

即使我打破小豬撲滿,手頭上能動用的現金還差了八千多元才能報名旅行,這還只是入門的低階門檻,我可是還沒把到達日本後的開銷加進去。

我試著和父母提出日本聯合教育旅行這件事,但被一口回絕,與其花那貴鬆鬆的錢去日本,不如留下來買講義比較實際。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父母的眼裡都只剩下成績。

在失望之際,恰巧看見報紙的工商廣告,附近有間工廠徵求作業員,那個年代媒體並不會一直把薪水、勞工之類的新聞議題當作主流,我進去工廠做工後發現,竟然有年紀比我還小的人逼不得已需要犧牲寒暑假的時間去打工貼補家計,我和他們的差別在於,他們都來自不完整的家庭。

 

放寒假後,剛好利用學校義工的事情做掩護,我早上去學校做義工,下午去工廠打工,說到江閔軒也真的夠囂張,寒假已經騎野狼一二五通勤,偽裝的夠好就不會被抓包,每天結束後江閔軒都好心的騎車載我去工廠後才去和夏達莎去約會。

「想學騎打檔車嗎?我可以教你。」也許是我羨慕的表情太過明顯,江閔軒主動開口問我。

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次摸到檔車太興奮,江閔軒講解完畢後,我離合器一放,重心往後,機車龍頭被我拉起,就像日本暴走族那樣,但往前暴衝幾公尺後就熄火。

「你下來!我示範一次給你看。」當然,江閔軒生氣了。

 

螺絲工廠不大間,主要負責的內容就是將半成品加工為成品,工作內容單調無趣,一個星期後我的手掌就變得烏漆抹黑,每次進家門時我總是把手藏在外套的袖口中,但紙包不住火,才第四天就露出破綻,我瞎掰因為近期在清理學校的圖書館,塵煙漫漫的,搞得每個人都灰頭土臉,書本灰塵可是厚到能壓死蟑螂,更別說一雙乾淨的手。

 

幸好話題被來電聲中斷,我立即放下碗筷去接電話,讓父母沒機會再多問。

「喂?」

「您好,請問陳士育同學在家嗎?」電話另一頭傳出一股清脆悅耳的女生聲音,聲音我似曾相識,但說用字遣詞讓人相當陌生。

「我是。」我簡短回答。

「士育同學您好,我這裡是XX補習班,本班知道士育同學目前正在就讀高中,請問有沒有在補習呢?」

「沒有。」

對方不理會我的冷淡,繼續說:「那可見士育同學的課業是名列前茅囉,目前補習班有辦試聽課程,您如果來試聽的話,還有小禮物可以拿唷。」

然後我笑了。

對方沒聽到我的回答,開始用撒嬌攻勢,但聽起來很彆扭:「好嘛,就來試聽看看呀!對你很有幫助的,而且還有小禮物可以拿,和樂而不為呢?對不對…」

「既然妳都這麼這麼誠心邀約,我就大發慈悲的答應妳吧。」我拼命忍住笑聲的後果導致我的肩膀一直抖動,「周品妤,我認識妳到現在終於發現原來妳不擅長撒嬌。」

「我、我是故意的,如果隨便對你撒嬌,豈不是便宜你了。」品妤恢復以往語氣,聲音語調變得自然多了,原來強詞奪理並不只有我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