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38)

(38)

晚上九點半從一中街回到家,趁媽媽還沒用電話之前,我就搶過來先撥電話,關心對方有沒有平安到家,我認為這是男生必備的 貼心行動之一,但嘟了一分鐘後語音告訴我無人接聽。直到十點半再撥一次,聽見品妤接起電話。

「喂?你好。」

「妳這麼晚才到家?」話筒一被拿起,我認出品妤的聲音後劈頭就問。

「我十點之前就到家了。」

「喔,我九點半有撥電話給妳,但沒人接聽。」

「因為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住啊。」品妤語氣平淡,但我是驚訝的啊了一聲。

 

自從我知道品妤一個人住之後,於是每天晚上都會固定晚上十點和品妤講電話,被我有計畫性的培養成固定生活作息之中,自然不突兀的方式,有別於在學校或在一中街逛街時,話筒拿起來就自然地展開話題聊到東南西北,品妤也會在上班時間用補習班的電話撥給我閒聊,整個寒假生活讓我變得既充實又神采奕奕。

品妤也在電話中聊了很多過去的事情。

 

從品妤國二開始,父母決定開公司,事業漸漸發達,物質生活越變越好,但他們一忙起來就是好幾天不見人,相處的時間變短,她又是家裡的獨生女,父母特別寵愛她,要什麼都有什麼,但慢慢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麼,現在父母已經移民到美國,長期待在國外,原本要接品妤過去美國,但她堅持要學會獨立,所以留在台灣一個人住,父母固定每個月匯生活費給品妤,親戚的阿姨目前是品妤在台灣的監護人,一個星期會過去家裡兩、三次。

「那和妳結婚的人不就可以少奮鬥十年了!嘿嘿!」我激動的說,然後聽見電話另一頭用高分貝的聲音喊「下流」後,就被掛電話了。該不會是我的嘿嘿笑得太淫蕩?

 

她聊起從小的青梅竹馬,自從小有印象以來,隔壁鄰居有一位和她同年紀的男孩,或許是獨生子的原因產生一種微妙同伴情感,據說從小就玩在一起,時常手牽著手去呼朋引伴玩遊戲,可惡啊!那個混蛋竟然敢趁品妤年幼無知時牽她的手,我要告他誘拐兒童,律師!幫我找律師來!

啊?對方那時候也才六歲?喔好吧,那最好不要讓我遇到!不然用哪隻手牽就挑斷那隻手的手筋,看他是要留左手還是右手。

品妤補充說道:「不過那位青梅竹馬在去年的時候就全家移民到美國去了。」

「算他逃得快…」我殺氣騰騰的說。

「啊?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鬆口氣。青梅竹馬又怎樣,反正全家移到美國去,ABC奈我何,中國俗語說得好:「近水樓台先得月。」

寒假的日子過得很快,用各種話題累積對彼此的認識,不只是停留於課業上的互動,情感一層一層被堆疊,但回到主題上,上述種種只侷限於友情,我需要重新醞釀勇氣,縝密規劃下一個告白的布局,我清楚明白手掌上的水泡是有意義的存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