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40)

(40)

何代三出國去了。

下學期開始了,導師時間沒見到何代三出現在班上。

學校安排一位年輕的代課老師,也暫代導師一職,照道理說年齡差距縮小,在觀念上應該會有雷同,但我發現問題不是在年齡上,而是個性。年輕的代課老師叫林宏榜,老師用黑板寫出自己的名子順道自我介紹,甲同學舉手,開玩笑的說:「老師,所以你常常上紅榜嗎?」他說完,同學們跟著笑出來,但老師不買單,勃然暴怒,轉身抄起板擦,一發帶著粉筆味的直球轉眼間命中甲同學的臉上,甲同學灰頭粉臉的說不出話來,每個人對老師這般出乎意料的行為都嚇傻了。林老師勒!你…啊、我不是罵髒話,我只是說林宏榜老師應該有身為教育者的氣度與高度,何必和甲同學沒品味的爛笑話一般見識呢?不怕下課後你會被蓋布袋拖去門口阿魯巴嗎?

「同學,現在是上課時間,清楚嗎?」紅榜大聲指責,「我是不知道你們以前的老師怎麼教的,但我上課有上課的規矩,懂?」

台下一片靜默。

「是聽不懂中文,還是沒嘴巴不會回答?」紅榜沒想放過我們,像早上沒刷牙一樣,說話語氣很臭。

台下意興闌珊的回答。

與何代三的區別在於,紅榜上課屬於精實派系,寫黑板的右手從來沒停過,也不管我們還沒抄完筆記,就全部擦掉繼續下一題,還會無預警的點名抽問,答不出來的同學要罰寫指定的公式五十遍,放學前交到辦公室。

「現在不是要講究愛的教育嗎?不能用藤條鞭策和體罰,行!短痛不如長痛,我們就來寫罰寫。」

 

經過甲同學為國捐軀,換乙同學上陣,同樣是舉手發問:「老師,當天一定寫不完啊,我們又不是只有數學一項科目要忙,能不能隔天交?」乙同學,你說得太好了,「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這句話會存在不是沒有道理的。

「只要不踏出校門都不算放學,懂?」紅榜停下寫黑板的右手,轉頭過來說。

台下又是一片靜默,乙同學右手還尷尬地停留在半空中,定格幾秒後才勉為其難的放下來。我知道這學期不好過了,我趁紅榜寫黑板時,傳了紙條給品妤:「我好想念何式名言。」

 

課業壓力變得很重,紅榜將早自習的時間拿來做小考,國、英、數、理化、物理被挑出來各自分配一天,沒有滿分者一律罰寫五十遍放學前交給各科小老師,紅榜在一併檢查,小老師也常常被紅榜刁難:「我說小老師啊!這個同學字寫這麼醜想亂敷衍充數,你還敢收啊?還是你覺得我很好敷衍?退回去叫這個同學重寫,你如果在包庇同學我就唯你是問!」紅榜不給面子的直接把考卷扔到地上,小老師被羞辱蹲在地上撿考卷,不敢抬頭,因為不想被看到眼淚。

紅榜把班上搞得烏煙瘴氣,強硬的作風已經分散班級的向心力,每個人都自掃門前雪,弄得人心惶惶,每當紅榜一踏進教室,整間教室便立刻安靜下來,深怕又因為什麼小事情惹惱紅榜。

紅榜也不覺得奇怪,反倒是表情看起來是頗為得意,自以為是唐三藏徹底壓死我們這些小孫悟空,班上的人只是敢怒不敢言,恐懼和痛恨只是與日俱增。

放學後的教室變得相當熱鬧,被留下來的每個人寫字的手和嘴巴從來沒停過,一邊臭罵一邊罰寫,怨念累積在那份罰寫中,算起來紅榜也促成班上的另一種團結氣氛。

 

期中考到了,數學命題老師剛好就是紅榜,他彷彿和一年級的學生都有仇,毫不留情痛殺,照理說按照一張考卷難易度分配會有一定的比例,但連基本題型都沒有,像是一顆巨大的隕石從太空墜落到台中二中,讓所有一年級的數學科目屍橫遍野,創下校史上第一次平均不及格,然而紅榜就是那顆隕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