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42)

(42)

「你不去道歉?」就在這堂下課後,紅榜離開教室前還和我說在中午前沒去辦公室找他,就會直接請教官來找我,池廷丟紙條勸導沒用,直接開口問我。

「我不要。」

連佳蓉都靠過來苦口婆心的說:「士育,你不要跟老師過意不去,記過會影響你的總成績,以後推甄的學校也會將操行列入評比。」

「但我不覺得自己做錯了,是林宏榜自己的態度先有問題,如果我現在向他折服了,那豈不這學期都要被壓著罵?只不過早我們幾年出生,提早我們幾年學習比較多的知識就能滿口學術欺負人。」

池廷用手按住我的肩膀,「我同意你說的,但我告訴你,這就是權力,這種人在社會上到處都是,你鬥都鬥不完,沒必要為了一個人沾了一身腥,要鬥,有得是機會,我不會放過他的。」

我聽池廷說完,氣勢有被削弱一些,但我就是吞不下這口氣!或許在某方面我真的非常固執倔強。

「你…你就去道歉吧。」所有人視線同時朝聲音來源望去,品妤用稍微沙啞的聲音,吸一口鼻涕,咳一聲清了清喉嚨,說:「士育,你沒必要吃這種虧,就聽我的話,好嗎?」

 

池廷陪我去辦公室找紅榜,在之前我已經先對廁所的鏡子演練過,如何擺出「一時衝動做錯事」痛定思痛想懇求原諒的懊惱表情,我就聽紅榜說些五四三訓勉又愛面子的話,要記過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午休的三人聚,池廷把這件是說給江閔軒聽,他聽完咬牙切齒的說:「竟然有這種人,豈不是跟流氓沒兩樣?告訴我他的車子是哪一台,看我去把他的玻璃砸了。」

「好啦!打架達人,你差點要背負一支大過兩支小過,砸玻璃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還是甭想了。」池廷吐槽,又說:「反倒要士育去道歉的時候,我和佳蓉說的嘴巴都是泡沫比不上品妤的一句話。」

我趕緊搖手否認:「沒有啊!就、就池廷說要給他好看的時候我的氣就消了,就剛好品妤在最後的時候說話。」

「是這樣嗎?該不會有好消息沒和我說吧。」江閔軒賊賊的笑,我瞬間耳根子紅得發燙。

池廷一手搭上我的肩膀,說:「我告訴你,有些時候不一定要用拳頭證明自己比較厲害。」

 

除了今早品妤勸我去道歉外,我就沒和她沒說到話,那是我第一次見她哭,眼淚滴答滴答的落下,我的心也跟著下雨,平常最愛逗笑品妤的幽默也不知道躲去哪裡了,腦子就剩下悲痛的情緒。放學後,品妤安靜的自己一個人讀書,佳蓉和我剛開始討論期中考的英文,沒幾分鐘後就問起我去找紅榜道歉的事情,我漫不經心地回答著,心思都在注意品妤的動靜,就連同走路去等公車也是,這三百多步之間我和品妤沒有任何互動,我和佳容肩並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品妤靜靜地走在我們後頭。

 

公車搖搖晃晃的行駛,都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車上三分之二都是學生,這台幾乎是名符其實的校車,有座位的學生都昏昏欲睡,和我一樣站著的不是看窗外發呆,不然就是像我前面兩位女生一樣,吱吱喳喳的閒聊學校八卦,我開始猶豫今天晚上該不該打電話給品妤,深怕電話接起來又不知道該如何起話題,啊!不會是被我挑釁老師的煞氣舉動給嚇到了吧?那可不成!

 

「曖!昨天的星座雜誌妳有看嗎?」我前方的女生音量大到我都聽得一清二楚。

「有啊!我這星期的幸運色是紅色喔,而且會有桃花,會不會是上次那個男生要告白了吧?剛好我的生日要到了。」另外一個女生說得心花怒放。

「那有可能要會在妳生日的時候告白哎。」

我的天哪!生日?告白?禮物?妳們高中的青春就只有這些嗎?

叮咚!

我就像發現破案關鍵的柯南一樣,一條靈光咻的閃過。

一條妙計從我腦袋深處爬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