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47)

(47)

炎熱的暑假開始了。

畢業典禮的那天,我和池廷還特地留下來看江閔軒的典禮,幾乎是沒什麼時間和江閔軒說到話,他們都忙著把畢冊轉給別人留言簽名,女生們都是抱著哇哇大哭,男生互相告別的方式就是嗆來嗆去,感受不到離別氣息。我還遇到之前那位矮個子的糾察,還記得嗎?每次午休閒晃時被糾察隊追,他就是帶頭的那個,自從上次被他在校外的網咖救過一次後,我們就沒再學校內遇到。

「你要畢業了,結果還沒被你在午休時間逮到過。」池廷不客氣地吐槽。

「要不是我因為課業從糾察隊提早退休,你們早就有做不完的勞動服務了。」他笑了笑。

「保重,之前真的謝謝你了。」我說,即使之前是敵人,但畢竟時間一久,還是有感情的。

「之前?」

「就在校們口的網咖啊!」

我就像喚醒他的記憶,才恍然大悟說:「喔,那三個滋事分子。」

「如果你那時候沒出現,我或許就不會在這間學校了。」

「不用謝,但我給你一個建議,保護女生有時候不一定要用拳頭。」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再來就是你們這些菜鳥的天下了。」

 

這兩個月我又回到原本的生活,白天在工廠打工,晚上偶爾會打電話給品妤聊天,反倒是江閔軒很勤的找我出去,順便讓我練車,也是啦!他現在就等上大學而已,擁有兩個多月的糜爛時光,他說現在除了每天睡滿十小時之外,就是和夏達莎到處遊山玩水,一中街、勤美綠園道、逢甲夜市、東海夜市,甚至還跑到高美濕地,一次比一次還遠,據說他現在正在規劃去日月潭。

「騎機車去?那不是在南投嗎?」我詫異地問。

「靠!你別小看我的野狼!」

「不過去日月潭用一天的時間是能玩到什麼嗎?」

江閔軒鼻子噴氣,嘴角邪惡的上揚,「誰說我只去一天的?」

太、太卑鄙了!這簡直是禽獸,不根本就是比禽獸還不如,我一想到江閔軒那鹹豬手放在…啊!!!

「士育。」江閔軒眼睛瞇成一條線,不屑的說:「你現在是想到哪裡去了,那是我女朋友,你露出那種擔心的表情是怎樣。」

「啊…也、也是啦!」我乾笑。

「你覺得現在騎車技術有沒有辦法載人不熄火?」

「要看騎多遠吧。」

江閔軒把野狼的鑰匙拋給我,接著說:「看來我必須要特訓你,安全帽戴著,你載我。」

「去哪?」我發動引擎。

 

對那個年紀的我們,總覺得好像趕快長大,擺脫穿制服的日子、受父母的約束,才能隨心所欲地過生活。但長大後才發現當學生的日子,才是最隨心所欲的。

例如「去哪」這兩個字,可以不用猶豫太久,就直接從這個地點移動到另外一個地點,迎風向前,聞著清爽的空氣,那個夏天永遠也追不完似的。

 

那天晚上回家,我媽告訴我,有補習班打來找我的電話,對方是聲音很好聽的女生,她姓周,奇怪?前兩天是不是也有補習班打電話來找你,那個女生似乎也姓周,你該不會想要去補習班吧?千萬別被這種招數騙了,現在色情電話也很多是這種假借其他名義,好讓你回撥過去付電話費。

「媽!你會不會想太多了!」我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想太多?我還想太少勒!之前你都叫我不要講電話要上網,現在自己就躲在房間一直講電話,也不知道在跟誰講電話,我跟你說喔,不要給我打給誰奇怪的人,如果…」

我抽了兩張餐桌上的面紙,揉成細長條的圓狀物,把耳朵塞起來,免得被茶毒太深。

 

晚上十一點,算了算時間也差不多了,我撥電話給品妤,響沒三聲就被接起來,我先將我媽懷疑我亂打電話的事情作為事情開頭,品妤聽得一直笑不停。

「真的很奇怪啊!不管我做什麼事情,父母都會朝壞的方面去想。」我嚷嚷道。

「可是…」品妤忍住笑意,繼續說:「沒辦法吧,畢竟你現在也進入青春期了啊,會怕你做些壞事…」

「妳現在是在挖苦我就對了?妳認識我這麼久了,也該知道我是個正人君子。」

「妳騙人,男生都嘛口是心非。」品妤咄咄逼人的程度不輸池廷。

「真金不怕火煉,我跟一般男生可是不同的,我隨時接受考驗。」我放出挑戰書。

「好喔。」品妤停頓了一下,問:「如果我沒穿衣服在你面前,你會怎麼樣?」

「會感冒的,趕快把衣服穿起來。」我語氣相當認真。

「你看!男生果然都口是心非!」品妤的聲音立即高八度。

「屁、屁啦!是妳的問題太爛。」我佯怒。

「我覺得我問的題目很有深度啊,妳看吧,果然進入青春期的男生都…」

「原來我每天打色情電話聊天的對象竟然是自己的高中同學。」我已經放棄解釋了,乾脆順著這個話題下去。

品妤又開始笑,「那收費還太便宜囉!」

我們兩個同時笑了幾秒鐘後,話題中斷,陷入短暫的沉默,安靜到連對方的呼吸聲好像都聽得見,在我驚覺不妙時,正想開口,就被品妤搶話了。

「士育…你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我…我沒事啊。」

「說,你今天一定有發生什麼事情。」

我嘆口氣,欲言又止,即將脫口的字又被吞回去,不塊是品妤,不枉費這麼頻繁的聊天,已經培養出一種默契,用電話就能聽出對方的喜怒哀樂。

「快跟我說,不然我生氣囉。」品妤語氣變得強硬。

「好啦…如果妳想去很遠的地方旅行,妳會想去哪?」我問。

「恩…。」品妤思考了一會,「法國!我想去看塞納河的愛情鎖。」

「恩。」

「那你呢?」品妤反問。

「我…」我吸了一口氣,認真地思考一會,接著說:「對我來說去哪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誰去。」

然後我說起白天發生的事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