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48)

(48)

閔軒自從那場統測結束後,他就時常帶我跑來跑去,明明上班就累得要死,好不容易遇到放假天能好好在家爬枕頭山,卻被他說:「身為男人就是不能說不行兩個字。」的奇怪理由被拖出門,我現在騎車技術進步不少,只要不要遇到車多的狀況,都能順利換檔不熄火。

我認識閔軒的時候,看他雖然吊兒啷噹,但其實是非常獨立的人,或許是因為家裡狀況,所以讓他變得比同年紀的我們還要早熟,常常說一些讓人聽不懂,但卻又好像有一點點道理的話,這就是他和我們的高度不同。

尤其是最近,閔軒一直往外跑,彷彿是要把台灣的每個角落都踏遍,當然靠一台野狼是不太可能把台灣每個角落都去過。

閔軒和我說最近規劃要去日月潭玩後,我把上吐槽他,那個在南投啊!光想到一趟這麼遠的距離我屁股就開始隱隱作痛了。

「你覺得現在騎車技術有沒有辦法載人不熄火?」閔軒問。

「要看騎多遠吧。」

江閔軒把野狼的鑰匙拋給我,接著說:「看來我必須要特訓你,安全帽戴著,你載我。」

「去哪?」我發動引擎。

閔軒跨上後座,戴上安全帽,平靜的說:「桃園機場。」

「桃、桃園機場?你是說北部桃園的那個機場?不是清泉崗機場?」我大叫,懷疑自己到底有沒聽錯。

「對啦!駕!駕駕!馬兒快跑吧!」閔軒邊叫還邊用腳踢我。

「為什麼要跑到那麼遠?」

「這是為你做的魔鬼訓練,快點啦!你再不走,我們這樣回來的時間就會很晚。」

「我現在又還沒有駕照,以後時間還很多啊。」

「以後就沒時間了!」閔軒忽然大叫,我察覺不對勁,回頭看他。

「你說什麼?」我問。

「沒、沒什麼。」閔軒撇開視線吹口哨裝作沒事,但我覺得更詭異。

「不對!」我將鑰匙轉關,引擎熄火後我接著問:「一定有什麼原因對吧?是不是跟你最近的行為有關,你不說我就不走。」

閔軒聽我說完,知道拿我沒轍,頓時表情失去活耀,見他吐出一口氣,平靜的對我說,「到桃園機場之後我就告訴你。」

 

野狼的引擎聲由清脆轉悶時,我壓住離合器,腳踩換檔後,又馬上鬆開離合器催油門,動作一氣呵成連貫流暢,從外表看來應該不至於造成上路事故,只要低調點不要被警察抓到無照駕駛就好,當然這是不良示範,好孩子不要學啊!哥哥是有練過的。

這是我第一次用騎機車的方式離開台中,心情就是期待又害怕,我想我應該回的來吧?還是說其實這是一場大騙局,是閔軒聯合其他人來誆我?但看他一本正經的模樣又不像騙人啊!算了,反正俗話說的好,青春無敵就是要拿在這時候用的。

快要到台中火車站的時候直接接上台三線,方向是往豐原,暑假天氣很熱,太陽就直接把我的手臂曬得火辣辣,我和閔軒都只有穿牛仔褲和T恤啊!市區裡又悶又熱,停紅綠燈的時候就見到旁邊公車站牌下一堆人撐著傘在等公車。騎到了石岡交通疏散很多,閔軒叫我可以加速,反正紅綠燈也不多,要我轉速不用拉太高就可以換檔,我採納他的建議,快速換檔後,少了紅綠燈的阻饒我和閔軒就迎著風一路向北,我們的話都不多,閔軒似乎不想說話,這樣也好,我才能專心地盯著眼前的柏油路,加快速度的我一輛輛的車子都逐漸被我甩在後頭。

經過內山公路,就見到許多重機車隊呼嘯而過,我竟然想要用野狼去追他們,閔軒提醒我現在是無照駕駛麻煩低調點,我才作罷。

下山就到了鶯歌車站,周邊開始熱鬧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加油站加油上廁所,屁股已經麻掉一大半了。

不管是桃園機場還是台中火車站,我每次踏上這裡總是能敏銳的感覺那股離別的哀愁,剪票口只有進站和出站兩種選擇,就好比人生,你們剛好搭上同一班列車而相聚,凡是緣起就會緣滅,其中一人到站又得面臨分離,接著那一站又會有人上車和你相聚,反反覆覆不斷的相聚又離別到最後,自己也將是會下車的那一位。

這也就養成我之後搭火車一定會留票根的習慣,我不想因為出站而導致那段車程是空白的,票根化作回憶的媒介永久保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