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50)

(50)

九月學校開學,池廷分到自然組A班,我和佳蓉在B班,品妤的語文組被分到其他棟樓,品妤退出了校刊社,我還是待在日語研究社,社長看上了我的日文能力,所以我被提選為副社長,負責規劃社員要學習的日語教材內容,佳蓉也和我一起進來日文社,因為心思細密,所以我提拔她為文書幹部。池廷仍然繼續做他的海鷗,據說在閔軒離開台灣的前五天才告訴池廷要離開台灣,然後兩個人就跑去酒吧買醉,兩個人豪邁拚酒,光明正大的一對一單挑,閔軒都說自己喝到茫掉了,池廷仍然是氣定神閒、不動如山的坐在那邊嗑薯條看棒球比賽。

「幹!重點是趁我茫掉,就掏我的錢包付錢,害我來加拿大的第一個星期都只能喝風。」閔軒在即時通上這麼說。

我想池廷又開發一項新的技能了,如果有學校有喝酒社的這個社團就能找他去當槍手。

 

二年級又更忙了。

午休偶爾還是會去老地方聚會,三個人變兩個人,剛開始真的不習慣,三張嘴巴變成兩張,能說的話題變少,當初這個活動也是閔軒發起的,既然人都不在國內了,那這個傳統就也隨著主辦人的離開而結束。

二年級又更忙了,但生活也變得好安靜,少了午休閒聊、少了池廷在我位置後面吐槽、少了品妤在我的右手邊…

原本是一條線的生活,忽然岔開變成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持續前進,我和品妤自從時間錯開後,放學一起走去搭公車的機會變少了,反倒是現在每天是佳蓉和我一起走去大雅路搭公車。

這學期沒有像上學期那樣過得這麼戰戰兢兢,紅榜自從被池廷反將一軍後,學校裡就再也沒見到他的身影,倒是何代三回來了,他是自然組A班的導師,我們B班只有在數學課時才會看到他,只要是念自然組的都聽過他的傳奇事蹟,我忽然覺得很幸運一年級時有被何代三帶過班級。

不過池廷挑戰紅榜的事情更是馳名遠播,連何代三聽到原委後,不但沒責罵池廷目無尊長,反而還頻頻點頭,表露欣慰的對池廷說:「真不塊是我教出來的學生,見到這麼優秀的你,就好像見到當年的我,有沒有興趣進入教育界?我敢保證你這塊璞玉經過我調教一番,必定成為數學界的明日之星。」

「我不要。」池廷完全沒有給何代三面子,不經考慮的直接打槍,這番打擊讓何代三失魂落魄好幾天。

我把這件事說給品妤聽她又是笑到岔氣,鈴鐺般的笑聲從電話另一頭傳過來,足足有十幾秒才停下來,有時候也會和她聊起閔軒在加拿大發生的趣事。

「自從升上二年級。」品妤忽然感性的說:「和你們拆開後,生活變得不像以前那麼精彩好玩,尤其是有學弟妹開始叫我學姊後,我就覺得自己老了好多,一下子變成學校的老妹。」

「是啊!」我望向床頭櫃上的合照,就品妤生日大夥在切蛋糕的合照,停頓了一下,忽然問:「對了,閔軒有送你什麼東西嗎?」

「送東西?你是說餞別禮嗎?」

「對啊!像佳蓉就收到閔軒送的鋼筆、池廷收到鑰匙圈的開瓶器…。」

「這麼好!我只有收到卡片,而且裡面只有短短的幾句話。」

「短、短短的幾句話?」我驚呼,我心想該不會是閔軒想腳踏兩條船,趁機告白吧?

「嘻,瞧你緊張的。」品妤察覺到我的想法,繼續說:「學長心中只有學姊,我念給你聽喔,他卡片就寫:『兩隻憧憬天空的幼鳥太過相互依賴,是飛不出鳥窩的,就如同當時彼得潘若不踏出那一步,就不會有幸福結局。』然後右下角有學長和學姊的簽名與日期。」

「其實我不太明白這段話要表達什麼意思,我從以前就覺得學長常常說一些不著邊際卻又有點道理的話語,有時候都在事情發生後才能領悟他所說的話。」

「那我到時候再去問池廷好了。」品妤話鋒一轉,「士育,那你呢?收到什麼?」

「一把鑰匙。」

「哇!原來你們…」品妤驚呼。

「呸呸呸!妳別誤會。」我的視線從照片轉到書桌上的鑰匙,說:「那天從桃園機場回來台中後,學長送到我家門口,我剛下車,他就熄火,把野狼的鑰匙丟給我,然後…然後說…。」

「說什麼?」

我刻意模仿學長的語氣,說:「在我回來台灣之前,這台野狼就暫時交給你保管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