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彼得潘不會飛(54)

(54)

我不管怎麼回想,就是沒有怎麼進去櫥櫃的記憶,聽品妤轉述,我喝完後就醉倒了,可能是覺得大家聊天太吵,自己就跑進櫥櫃裡睡覺。我只記得看見過世的奶奶向我招手啊,結果弄得現在大家都叫我多啦A夢。

「多啦A夢,那邊有你愛吃的銅鑼燒。」品妤拍我的肩膀,指向便利商店裡的貨架。

「多啦A夢,你為什麼這麼怕老鼠?那第六天去迪士尼時,你看到米奇會不會怕?」品妤笑嘻嘻的問。

「多啦A夢…。」別、別再說啦!被你這樣一直叫,現在連老師都跟著叫我多啦A夢了!

行程表規劃的第二天是東京自由行,但說穿了,變成是老師們想去哪我們就得跟著去哪,但難得來到日本他們竟然想去台場耗一整天!拜託,大老遠來到日本難道不多走幾個地方嗎?而且我好想看到品妤穿和服的模樣啊!

叮─我突然生出一個囊中妙計。

「品妤。」我拉住她的衣袖,悄悄的說:「妳不是說想穿和服,逛雷門嗎?」

「對呀,但老師他們說要去台場哎,好可惜喔。」

「等等到台場後,大家一定是原地解散,那我們就偷偷的去雷門。」

品妤面有難色的說:「可是人生地不熟的…。」

「還記得我們演的彼得潘嗎?妳是要認真的冒險一次,還是帶著遺憾回台灣?」我瞇起眼睛,嘴角上揚,接著說:「有我在。」

 

到了台場,老師說晚上六點在此地集合,逾時不候。反倒是經過一天的相處,阿琦就很自然而然的靠近我和品妤。兄弟,這企圖實在太明顯了啦,跟我稱兄道弟不就是為了接近品妤嗎,在那邊自然的跟我們瞎哈拉說哪裡可以逛,我不得已只好使出調虎離山,告訴他說,老師正好要找他,阿琦就果真傻呼呼的跑去老師那邊。

等他回頭時,我們早已使出凌波微步消失得不見蹤影。阿琦想這麼輕易的佔到便宜,沒那麼容易!好不容易有和品妤獨處的時間,我又不自覺向天空振奮的貓了一拳,這次我真的要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啦!

東京人群走路的速度真的很快,總是能聽見皮鞋和高跟鞋快節奏喀拉喀拉的敲擊地面,現在就我和品妤兩個人穿著學生制服之外,周圍都是穿著西裝的社會人士,我們兩個人脫離學校的掌控和保護傘,我突然有種緊張又刺激的心情。

「哎!你不要走太快。」品妤緊張的在我身後叫道。

「喔,好啦!」我停下腳步等她,當品妤靠上來的時候,就自然而然的牽住我的手,我的身體就像是被一股強勁的電流給穿過。這來得太快我都還沒做好準備,害我走路走著忽然軟腳了一下,我開始拼命找話題閒聊,掩飾我的不自然。

陳士育,撐著點,這可是要成為男子漢的必經之路啊,如果這個挑戰都過不去,那後面更艱辛的接吻、生小孩的挑戰要怎麼面對啊。比起在陌生的土地上找路,牽著一位自己所喜歡的人走著,這才是最令人緊張的事情。

啊,我好像想太遠了。

 

許多人和我們擦肩而過,嘴裡說著日語,如果不要說得太快,我大略聽得懂幾個片面單字,進而猜出整句話的意思。一上地鐵後,車門關起來,景色開始緩緩的向後退,經過幾站,有幾個人上車,又有幾個人下車,但車廂漸漸變得擁擠。我先從包包拿出東京的旅遊書,來確認下車的地方、步行路線,誰知道我悄悄的放開手後,品妤像小孩子一樣的趕緊又抓住我的制服,重點來了,她幾乎是整個身子挨在我的手臂上。天、天哪!這柔軟的觸感令我無法招架,要不是我趕緊伸出左手拉住上方吊環,恐怕會直接軟腳整個人癱下去。

用這招美人計可真絕,是多害怕被我丟下啊!

從海鷗線轉成淺草線,最後在淺草站下車,一走出車站,重新回街道上,就能清楚看見晴空塔豎立在藍天之下。我按照旅遊書的指示,成功找到雷門,一堆觀光客圍著那裏一直拍照。

「真的找到了!」品妤卸下緊張的心情,開心的笑著。

「當然,我是不是挺可靠的。」我雙手插腰,臭屁的說。

「你就像多啦A夢一樣可靠。」

 

我們找到旁邊的一間和服出租店,我運用豐富的肢體動作加上我僅會的日文單子,算是能順利的溝通,幸好很快的就輪到我們兩位,和服一開始穿起來感覺還挺新鮮,但久了還是很不習慣褲檔那處涼涼的。我換好後,就站在門口那邊看著人來人往的觀光客。

 

「久等了。」我身後出現品妤的聲音,我轉身過去,驚豔到我嘴巴不知不覺的張開,一襲粉紅色的櫻花浴衣,搭配粉紅色的頭花,髮型是側分包頭,露出乾淨潔白的鎖骨,手裡拿著粉紅色小包包,完全就是不折不扣的櫻花妹啊!不枉費我砸下青春在工廠工作這麼久,就是為了這一刻。

 

「士育,你為什麼都不說話,是…是不是不好看啊?」品妤用手在我眼前晃了幾下。

「是好看到說不出話來了。」我說。

請店家幫我們合照後,我們就這樣往裡面逛,然後吃了一碗鰻魚飯,這當中只要日本人看到品妤就會一直說:「綺麗喔」,

品妤一直被要求合照,我則是一直被晾在旁邊,也不少人就光明正大的拿起相機拍照。你們這群禽獸啊!喂喂!就是你,靠這麼近要做什麼,小心我挑斷你的手腳筋。

 

走到淺草寺,意思一下買了御守、投香油錢、抽籤,往回走的途中品妤還是一直被要求合照,就像明星般那樣,完全藏不住光環。

下午兩點左右,我們把衣服換下來後,就直接搭車去晴空塔,品妤一下子從櫻花妹變回學生我還真有點不習慣,一顆耀眼的鑽石變成一塊未雕琢過的璞玉。

 

近看的晴空塔真的有無與倫比磅礡的氣勢,排隊買票稍微花了一些時間,搭上電梯很快就來到三百五十公尺高的展望台。由上而下,整片東京的景色一覽無遺,車子、房子變得像玩具一樣的迷你。

「好漂亮!」品妤看著景色開心的大叫。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怎…怎麼了?」品妤用那雙迷人的鳳眼打量著我,接著又問:「士育,你今天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不說話,感覺很奇怪喔。」

我搔搔頭,「品妤,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只是很難得有這樣的機會能和妳這樣單獨出來玩。」我重新把視線放在窗外景色,說:「妳想想看,在一眨眼,以後大家都畢業了,就變得很難再聯絡了,更別說像這樣出來玩。」

「怎麼會,現在網路很發達。」品妤說。

「就像我們沒有同班後,生活沒有交集就變得很少聊天。」我說。

「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真正的感情就是隨著相處而一點一滴的累積,不管過了多久,外貌變得如何,彼此的感情都不會改變,就好像……。」

我轉頭問:「就好像什麼?」

品妤欲言又止,把想說的話硬是吞回肚子裡,話鋒一轉,伸出細長潔白的手指比向旁邊:「士育,你看那裏是不是還有東西?」

 

牆壁寫著「天望迴廊」四個字,我讀著上面的說明。

 

「這是不是還可以到更高呀?」聰明伶俐的品妤馬上就能用圖片、數字推理出來。

「沒錯,可以到四百五十公尺,難得都來了,不爬到最高就枉費大老遠跑到這裡來了。」

又花了一千元日幣買了票,這上去的電梯變成是全透明,可以清楚看到電梯上升的過程,品妤又緊張的牽住我的手,身體又挨在我的手臂上,或許是有些抵抗力了,還不至於腳軟,但心跳還是突然變得很快。

「這好高,我好緊張。」品妤不安的說道。

「我、我也好緊張。」那手臂上的觸感使我有點呼吸困難。

 

晴空塔的最高處。

這裡的人沒有三百五十公尺那邊多,更能輕鬆欣賞東京腳下的美景,窗外的建築物變得更小,但視野變得更遼闊,這輩子第一次在距離地面這麼高的地方欣賞風景,而且還是和自己喜歡的人。

傍晚四點多,遠方的太陽也變成橘紅色的模樣,看著它漸漸被水平線吃掉,我突然體會到大自然的變化樣貌與自己的渺小,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那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好感動喔。」品妤在我耳邊說著,「士育,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今天和你一起來雷門穿和服、在晴空塔看夕陽的。」

我轉頭看著品妤,她也靜靜的看著我,眼裡散發著溫柔,我趁著現在氣氛正好,噎了一口口水,握緊拳頭。

「品妤…我…。」我緊張到感覺胸口快燒起來。

「怎麼了?」

「品妤,我喜歡妳,請妳和我交往好嗎?」

和上次不同,品妤表情沒有變化,眼神還是很溫柔,但沒有正面回應我的話,反而說:「士育,還記得我們剛才在下面說的話嗎?」

「恩。」

「士育,我不想欺騙你,所以才想把這件事情告訴你。」

「恩。」我告白後,腎上腺素還沒降下來,心跳還是很快。

「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青梅竹馬嗎?」

我點頭,然後有不妙的預感。

品妤停頓了一會才開始娓娓道來,像是鼓起勇氣那樣,「當我升高一的時候,因為我爸媽的緣故,又和他連繫上了,他寒暑假的時候他會回來台灣一陣子,我們會一起出遊,就像很要好的朋友那樣,分享生活的點點滴滴,我們喜歡的食物也一樣,喜歡喝蛋花湯但不加蔥,也喜歡閱讀。一直都是那麼要好,但我一直無法對他表達自己的心意,也不知道他對我的感覺是什麼,因為我想到談遠距離戀愛會遇到很多的問題,遲遲不敢向對方表白。我爸媽也一直要我移民到美國,但自從認識你、池庭、佳蓉、江閔軒學長之後,我更捨不得離開這片土地,它給了我這麼多美好的回憶和青春,我…。」

 

品妤突然打住,撲向我懷中,緊緊的抱住我,彼此的心跳迴響在我們之間,我愣愣的看著前方,品妤終於爆發了淚水,哽咽的說:「對不起,我已經有很喜歡的人了。我真的…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方法可以不去傷害到我們之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